小说推荐:都市之天帝归来 | 前一世,你为我遮风挡雨。这一世,许你万丈荣光!

小说推荐:都市之天帝归来 | 前一世,你为我遮风挡雨。这一世,许你万丈荣光!

天帝陆离,重生在了前世的婚礼现场。面对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陆离发誓要扭转这一切。前一世,你为我遮风挡雨。这一世,许你万丈荣光!
1、重生在婚礼现场   “陆离,想娶我女儿,必须拿出一千万彩礼来!”婚礼现场,准丈母娘云蔓突然的狮子大开口,让得台下众宾客尽皆愕然。原本热闹的婚礼,在这一刻,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不错,必须拿出一千万来!不然,今天这婚,不结也罢!”准岳父罗春生也站起来大声附和。“爸妈,你们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陆离去哪里弄一千万给你们?”舞台上,身穿婚纱的罗绮云俏脸涨红,大声替陆离辩解,脸上满是窘迫。“傻女儿,你恐怕还被这小子蒙在鼓里。陆氏集团是破产了,陆千城也不知所踪。但你肯定不知道,陆离的名下还有一套房子,就在市中心的汀蓝湾!”云蔓大声嚷嚷道。哗~!台下一片哗然。罗绮云脸上也是露出错愕之色,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陆离!汀蓝湾可是西江市最贵的小区,也是出了名的富人区。那里,随便一套房子,价值都超过千万!“陆离,我们也不为难你。只要你把汀蓝湾的房子,改到我们名下,婚礼就可以继续进行,你就是我们的女婿!”云蔓大声道。“妈,就算陆离名下有房子,那也是他的,凭什么写到你们名下?”罗绮云提陆离鸣不平道。“就凭我是你妈!就凭我养了你二十多年!”“要么拿出一千万来!要么把那套房子过户给我!不然,他休想娶我女儿!明天你就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罗绮云脸色一白,求助的目光落在了陆离身上。对面,身着新郎礼服,本应该窘迫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陆离,此刻却是出奇的平静。他没有去看台下的准岳父岳母,而是盯着罗绮云,这个若没有出意外,现在已经宣誓完成,成为他妻子女人!一脸平静!眼眸深处,甚至还带着一丝玩味,以及……嘲讽!好演技!若非曾经历过一次,谁又能想到,眼前的这一切,正是这个正努力为他辩解的女人,联合其父母做的套!前一世,他正如这些人设计的那样,在台上窘迫地无地自容,然后在云蔓夫妇“打胎”的威胁下,签下了房屋赠予合同。结果!婚礼结束的当晚,罗绮云便以性格不合为由,向他提出了离婚!云蔓夫妇更是毫不客气地将他扫地出门!同样是在那天晚上,他被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打成了重伤,在病床上足足躺了两年。母亲为了支付他的治疗费,不得不打几份工,短短两年仿佛苍老了二十岁。正在读高中的妹妹,也辍学全天候的照顾他。前世,他落魄如丧家之狗,还连累母亲和妹妹吃尽了苦头。因为过度劳累,母亲最终也没能看到他下床,在他痊愈的前一个晚上倒在了岗位上,再也没有醒来!罗绮云一家,却是大摇大摆的住进了他在汀蓝湾的房子,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还好他后来另有际遇,阴差阳错下进入了修真界,更修得一身惊天动地的手段。奈何这一切,已经成为他心中抹不去的伤痕,甚至是心魔!哪怕千年以后,他已经成为仙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天帝,也无法让母亲复活。当天劫来临时,心魔彻底爆发,而他又遭到仙界四大古老帝君的围攻,最终陨落在了天劫之中。也正是因为这执念的缘故,让他并没有彻底陨落,反而重生到了前世婚礼的现场。如今,命运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罗绮云见陆离一言不发,心中有些焦急,一脸为难道:“陆离,我妈其实没有恶意,她也是为了我好。要不……看在我们孩子的份上,你先按照我妈说的做。等婚礼结束了,我再让我妈把房子还给你?”孩子?陆离心中冷笑更甚。既然你们想玩儿,那就陪你玩玩好了。陆离淡淡道:“你妈确实是为了你好……”“这么说,你同意了?”云蔓没等陆离话说完,便一脸激动道。罗绮云脸上也是露出喜色,至于那位准岳父,已经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份房屋赠与合同来。“好女婿,赶紧签字吧。大家还等着吃你们的喜酒呢。”云蔓从丈夫手中夺过合同,连同笔一起递到了陆离面前。“签什么字?”陆离看着云蔓,脸上露出一副诧异之色。“当然是签房屋赠与合同了!你不会是打算反悔吧?”云蔓拉下脸来。陆离脸色也冷了下来,淡淡道:“我又没答应签合同,谈何反悔一说?”“陆离,你什么意思?”罗绮云脸色难看道,“难道你不想结婚了吗?”见到罗绮云脸色阴沉,彻底撕下伪装,陆离反而笑了:“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们才对吧?汀蓝湾的房子,是我18岁生日的时候,我爸送我的生日礼物。这件事,连我妈和我妹妹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还是说,这一切,其实是你们一家算计好的?”罗绮云脸色一僵。陆离语气淡漠道:“你妈说的没错!你这样的女人,我陆某人高攀不起!这婚,不结也罢!”“呜呜……”罗绮云当场大哭了起来,脸上满是委屈:“陆离,你怎么可以这样看我?房子的事,我根本就不知情。再说,难道在你眼中,那房子比我们母子还重要?”“这婚不结了!现在就去把孩子打掉!我们要让这白眼狼断子绝孙!”云蔓怒声道。“欺人太甚!我和你这畜生拼了!”罗春生更是撸起袖子,做出一副要上来和陆离拼命的架势。台下众宾客也是对着陆离指指点点。一些罗绮云的亲戚,更是当众大骂起陆离来。一瞬间,陆离陷入了千夫所指的境地。“渣男”、“禽兽”、“猪狗不如”……等词不绝于耳。罗绮云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眼眸深处露出一抹得色,故作委屈道:“陆离,算我求你了。为了我们的孩子,你退一步行吗?”“你确定,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陆离盯着罗绮云,玩味道。“当然……”罗绮云就要承认,然而当和陆离对视的刹那,脱口道,“不是你的!”哗~!原本还愤怒的众人,听到罗绮云这话,瞬间全都呆在了原地。就是罗绮云自己也傻眼了,一脸的不敢置信。刚才,她明明是要说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陆离的。可话到嘴边,却根本不由她控制。“不……我刚才是口误!”罗绮云反应过来后,顿时慌乱了起来,手忙脚乱地解释道,“我是说……这孩子……跟陆离没有一毛钱关系!”“噗~”众人听到这里,差点儿都喷出来。这什么情况?云蔓夫妇也是一脸的懵圈。“女儿,你胡说什么?!”云蔓气急败坏大吼道。罗绮云都快哭出来了,嘴却像是开了闸的洪水,根本收不住:“我没有胡说!其实,我和陆离根本不熟!”“孩子是我和龙哥的!”“这一切,都是我爸妈和龙哥做的局!”“那天晚上,是龙哥让人把陆离灌醉,又让我第二天早上躺他旁边的,好让陆离误会和我发生了什么!”“这么做,就是要把陆离名下的房子骗到手!”“我们都已经商量好了,等房子到手之后,我们平分!”轰~!整个婚礼现场瞬间沸腾了。众人原本还对罗绮云充满了同情,此时看向云蔓一家的目光却是充满了鄙夷,以及不屑!“丫头,你疯了么?”罗春生忍不住大吼道,感受到众人的鄙夷的目光,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云蔓更是气急败坏,恨不得上去撕了罗绮云的嘴。“我……”此刻,罗绮云脸色已经变得煞白,再没有一丝血色。她刚刚和陆离对视了一眼,不知为何,就忍不住将心中的秘密都说了出来。“陆离,是你!一定是你干的!你对我做了什么?”罗绮云指着陆离尖叫道,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脸上满是惊惧。“只是简单的催眠术而已,不然,你又怎舍得把真相说出来?”陆离淡淡道。罗绮云身体一阵摇晃,差点栽倒在地上。房子没得到不说,从今以后,她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敢污蔑我女儿?我和你这畜生拼了!”罗春生大吼一声,挥拳便朝陆离打来,却被陆离一把抓住。“你就那么确定,罗绮云是你亲生的?”陆离抓着罗春生的手腕,略微错愕之后,一脸玩味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罗春生一怔,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你小时候,出过事故,伤到过腰吧?”陆离问道。“你怎么知道?”罗春生猛然一惊,看着陆离,一脸的不敢置信。若非陆离提起,他都要忘记这事了。他十二岁那年,偷骑家里的自行车,结果不小心掉到了沟里,被车把戳到了腰,让他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这你就不必知道了!”陆离没有解释,“你只需要知道,那次事故,对你的肾造成了不可逆伤害,除了会让你贫血,没有力气外,还会让你一生不育!”“你是说,我根本没有生育能力?”罗春生脸色难看道。“老罗,你不要听他胡说!”云蔓匆匆跑来,要将罗春生拉走。“不信的话,自己去医院查查不就知道了。”陆离无所谓道。罗春生死死盯着云蔓,眼中有凶光闪烁,心中已经相信了陆离的话。他从年轻时便没有力气,干不了重活儿,这一点,知道的人倒是不少。但他小时候受过伤这事,连云蔓和罗绮云都不知道,陆离更不可能知道!这就由不得他不信陆离的话了!“老罗,你要相信我,小云……真的是你的女儿!”云蔓还想辩解。“我信你麻辣隔壁!”罗春生怒吼一声,一巴掌抽在云蔓脸上。“啊!罗春生,你竟敢打我?老娘和你拼了!”云蔓尖叫一声,张牙舞爪地便朝罗春生脸上挠去,留下五道血粼粼的抓痕。两人当即在舞台上厮打了起来,传出阵阵惨叫之声。陆离却恍若没事人般,慢悠悠道:“顺便再给你个忠告!下次出去玩儿,可要记得把安全措施做好。花柳病虽不是什么绝症,却也比较棘手。再不去治疗,你那里恐怕要烂掉了。”说完,便转身走下了舞台。“你……你血口喷人……啊!”罗春生矢口否认,话未说完,口中便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云蔓一口咬在了罗春生的耳朵上,鲜血滚滚流下。“陆离,我不会放过你的!”罗绮云此时方才如梦初醒,望着陆离的背影,怨毒大吼道,那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我等着!”陆离头也不回。相比起前世罗绮云带给他的伤害,他现在所做的,不过是九牛一毛!出了酒店,陆离拿出手机,先给在老家住的母亲打了个电话。自从父亲出事之后,母亲为了避免妹妹受到风言风语的影响,便带着妹妹搬回了老家居住。今天本是他大婚的日子,但作为他至亲的母亲和妹妹却都没有到场。不是她们不想来,而是罗绮云以“影响不好”为由,拒绝了她们参加婚礼。前世,因为罗绮云有孕在身,陆离为了照顾罗绮云的情绪,还是答应了罗绮云这过分的要求。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还真是不孝!电话中,母亲听完陆离简短的叙述后,并没有责怪什么,只是叮嘱陆离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等挂了电话,陆离长出了口气,只感觉神清气爽。“叮~”就在这时,短信铃声响起。“陆离,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很抱歉,我有事不能来参加你们的婚礼。祝你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苏子衿。”嗡~!一条再简单不过的祝福短信,却是让陆离恍若被雷击中一般,僵在了那里。等反应过来后,陆离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他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2、我出十个亿      若说陆离前世的两大遗憾,一个是他的母亲。另一个,便是苏子衿了!他和苏子衿本是青梅竹马,感情甚笃。但自从陆氏集团出事之后,陆离从一个受人追捧的公子哥,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样的落差,让陆离自暴自弃了很长一段时间。苏子衿却变得越发优秀,甚至有“西江第一美女”之称。自觉配不上苏子衿之后,陆离便开始主动疏远她,冷脸拒绝了苏子衿的任何帮助,甚至主动切断了和苏子衿的一切联系。而和罗绮云的“奉子成婚”,更是伤透了苏子衿的心。前世,若是他没和罗绮云结婚,或许,苏子衿也就不会心灰意冷之下,答应家族的要求。她的人生,也将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而不是在本该最辉煌灿烂的年纪,就那样从世间消失,成为陆离心中永远的痛!今天,不仅是他结婚的日子,同时还是苏家为苏子衿征婚的日子!同样,今天也是苏子衿一生悲剧的开始!苏家是西江市的一个二流家族。手中掌控着一家上市公司,以及数个规模中等的公司。表面上风光无限,其实却已经到了崩盘的边缘。由于这两年投资接连失利,苏家的资金链已经断了。苏子衿的大伯,更是暗中挪用上市公司的流动资金去投资,结果却是血亏。这件事一旦暴露出来,那就不是丑闻那么简单了。苏家这次公开为苏子衿征婚,就是想将获得的彩礼,弥补亏空的资金!前世,苏家成功了。借助这次征婚,成功转危为安,并通过联姻的方式,为自己找了一个强大盟友。然而,这却是以毁掉苏子衿的一生幸福为代价换来的!前世,他在病床上躺了两年,若没有苏子衿暗中承担了大部分费用,仅以母亲那微薄的收入,根本支付不了那高额的治疗费。这一点,陆离心知肚明!可当他出院时,得到的却是苏子衿意外去世的消息!陆离足足花了一年时间才查明真相!苏子衿的死,并不是意外!罪魁祸首,正是张恒,这个苏家为苏子衿“精挑细选”的女婿!原来,征婚结束之后,苏子衿便搬出了苏家,独自一人居住,始终没有和张恒圆房。两年时间过去,张恒也彻底死心了。为了讨好一个省城来的公子哥,张恒打着介绍投资的幌子,将苏子衿骗到了那公子哥入住的酒店!苏子衿被那公子哥的保镖锁在房间中。无处可逃之下,苏子衿用一瓶红酒给那公子哥开了瓢,却也被其推出了窗外,就此香消玉殒!苏家明知道真相,不但没有为苏子衿报仇的心思,反而趁机吞并了苏子衿的所有财产。最让陆离愤怒是,苏家竟借此攀附上了那公子哥,成功跻身西江市一流家族的行列。张恒也顺利从其父亲手上接班,执掌上市公司,成为西江市的风云人物!查明真相的那晚,陆离安顿好妹妹后,便提着一把剔骨刀,打算和张恒同归于尽。只可惜,他仅仅捅了这畜生一刀,便惊动了保镖,被打断了四肢,沉入江中。好在他大难不死,那江底竟有一处传送通道,将他传送到了修真界,自此铸就了他在修真界传奇。“张恒!苏家!”陆离咬牙切齿道,“哦,差点儿忘了,还有你……华玉龙!这一世,咱们慢慢玩!”华玉龙,正是那个省城的公子哥,蓉都五大家族之一华家的嫡子!彼时。苏家大宅,宾客云集。一场如同拍卖会般的征婚,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而拍品只有一个,便是苏子衿!“大地集团董事长的公子,愿意出五千万彩礼。”“五千五百万!”“六千万……”“八千万!”“我出一个亿!”就在这时,一名穿着笔挺西装的青年,猛然站起来挥手道。台下响起一阵惊呼!之前还竞价的众人,在听到这个价格后纷纷息声。苏家众人则是喜形于色。他们知道苏子衿这个“西江第一美女”的招牌,定会为苏家吸引来不少的资金,却怎么也没想到效果如此出奇的好。苏子衿俏脸冰冷,眼中满是悲凉。这,或许就是家族子弟的悲哀,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如今,更是被当成商品来拍卖!她也想过反抗!但那样的话,不止是她,就连她的父母亲人,都要承受苏家的雷霆怒火。父母在苏家生活多年,早已经习惯了好逸恶劳的日子。若被赶出苏家,他们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旁边,苏父脸带喜色道:“这人……我有印象。好像是辉华地产老总的儿子,叫张恒!”“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做我的女婿!”苏母一脸傲娇道。苏家一片欢喜,如同在过年。唯有苏子衿黯然神伤,眼前的世界,仿佛都变成了灰白色。眼眸深处,是无尽的绝望!“辉华地产董事长公子愿意出一亿彩礼,还有没有愿意出的更高价格的?”台下,无人应答。主持人重复了两遍之后,便转头看向了一旁端坐的中年男子——苏东海,苏子衿的大伯,苏家二代的领军人物。苏家老爷子虽然坐在主位上,但他早已经不理家族事务,这次来不过是走一个过场,体现苏家的重视。苏东海会意站起来道:“感谢大家来参加我侄女苏子衿的征婚。下面我宣布,苏子衿的丈夫,正是……”不等苏东海说完,一道声音突然自人群后方响起。“我出十个亿!”霎时间,全场死一般的寂静。3、木头开窍了       苏家大宅。短暂的寂静之后,整个苏家都轰动了。十亿!有人竟然愿意出十亿彩礼,就为了迎娶苏子衿?一个个都震撼莫名。苏家人反应过来后,都是欣喜若狂。然而,等看清楚说话的那人时,一个个脸色都阴沉了下来。苏子衿则是娇躯微微颤抖,继而,两行滚烫的热泪便流了下来。“陆离,今天是我苏家为子衿征婚的日子,你可知道扰乱的后果?”苏东海脸色难看道。他自然认识陆离,甚至对陆离的身份一清二楚。陆离的父亲陆千城,在初始之前,在西江市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至于陆离现在的境况如何,他虽然不清楚,但有一点却是可以确定。陆离,根本拿不出十个亿!别说是现在陆离,就是没出事之前的陆千城,也拿不出十个亿来!“这混蛋要干什么?他拖累的子衿还不够吗?!”董兰芝一脸愤怒道。没得到回应,董兰芝便将这股怒火,撒在了旁边的苏百川身上,“女儿的征婚都要被人搅和了,你就这么干看着?苏百川,你还是不是男人?!”苏百川看了眼陆离,脸上满是苦笑,却没有说话。“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么个男人?!”董兰芝低声怒吼,满脸不甘,看向陆离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愤怒!“我看你是在找死!”另一边,苏东海的儿子苏文彬怒喝一声,挥手招来两名保安,“把这不长眼的东西,给我扔出去!”“陆离!”苏子衿见到气势汹汹苏文彬,顿时着急道,“你能来,我已经很满足了。你快离开吧!”陆离抬头,再次见到那张熟悉的面孔,陆离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在加快。然而,当见到苏子衿憔悴的模样时,那股激动,瞬间被怒火取代!目光在苏东海、张恒等人身上扫过,胸中杀意沸腾!这些人,都该死!“小子,你是自己滚出去,还是等我打断你的狗腿后,再从这里爬出去?”苏文彬站在陆离对面,一脸阴狠道。陆离没有理会苏文彬的威胁,而是看向台上的苏东海:“你们苏家难道不是在公开征婚?别人能参与,我为什么不可以?”“你当然可以参与!可关键是,你有钱吗?!”苏文彬嗤之以鼻道。“我说了,我出十个亿!”陆离冷声道。“呵,牛皮谁不会吹!你倒是拿出十亿来让我看看!”苏文彬冷笑道。苏东海也是盯着陆离,没有丝毫要呵斥苏文彬的意思。陆离冷笑一声,没有回答,手则是朝着衣兜内伸去。台下众人见到陆离这动作,都小声嘀咕起来。这小子不会真能拿出十个亿来吧?然而,等见到陆离拿出的东西时,众人全都呆滞了。竟然是一张纸!不是支票,而是再普通不过的餐巾纸!“噗……”有人忍不住笑喷了出来。不少人更是哈哈大笑。“哈哈,这小子不会是疯了吧?竟然拿出一张餐巾纸当十亿?”苏家众人一个个脸色漆黑。苏东海更是怒火中烧,肺都要气炸了,沉声道:“陆离,这就是你说的十个亿?”“不错!”陆离郑重点头。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怎么,不信?”陆离轻笑一声,目光却是落在了坐在主位上,身材精瘦,双目却炯炯有神的老者身上。这人,正是苏家的家主,苏和正!“它值不值十个亿,苏老一看便知。”说完,陆离轻轻一甩。那张餐巾纸,竟然足足飞出十几米远,稳稳落在了苏和正手中。苏和正微微有些诧异,深深看了陆离一眼,这才打开的餐巾纸。一看之下,整个人便是一颤。继而,震惊、激动、不敢置信……等诸多情绪,都出现在脸上。到最后,握着纸巾的手,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众人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不知道那张餐巾纸上究竟有什么东西,竟然让得苏和正如此激动。苏东海也忍不住看了过来,只是还不等他看清上面的内容,苏和正已经把纸合上。陆离点头,轻笑道,“苏老,不知它是否值十亿?”“这上面的,都是真的?”苏和正盯着陆离,没有回答,反而沉声闻道。“当然!”“我怎么确定,你没有在骗我?”苏和正盯着陆离,目光变得越发锐利起来。“七日内见效!若无效,我任凭苏老处置!”“那还等什么,快拿出来!”苏和正当即站起来,冲着陆离伸手激动道。那副表情,就差下来亲手抢夺了。陆离却只是一脸淡笑地看着苏和正,仿佛没听到苏和正话。心中则是在冷笑。苏和正的秉性,他上一世已经有了深刻了解。这就是一个天生寡性薄凉之人,对亲情看得极淡,为了利益,能够出卖一切!不然也干不出通过“卖”苏子衿,来弥补公司亏空的事情来。陆离若现在拿出他要的东西,苏和正到手之后,绝对会立刻翻脸。他现在修为尽失,只是个普通人,可没办法和苏家硬碰!苏和正一愣之后,便明白了陆离的意思,当即对台下众人大声道:“我现在宣布,陆离,便是我苏家的女婿,苏子衿的丈夫!”全场哗然。不止是台下众人,就是苏家人,也都目瞪口呆,一脸的不敢置信。苏子衿也是美眸大睁,看着陆离,有些不敢相信。“父亲……”苏东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还等着用这笔彩礼,去补资金缺口。可陆离拿出来的,分明就是一张废纸!一毛钱都不值!“住口!”苏和正冷喝一声,根本没有给苏东海说话的机会,冷声道,“老大,你在质疑我的决定吗?”苏东海顿时不敢再废话。苏和正转头看向陆离,目光灼灼,如同要吃人一般:“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陆离轻笑一声,这才又拿出一张餐巾纸,交到了苏和正手里。苏和正连忙打开,反复看了几遍,连一句场面话都没说便匆匆离去,将一干人扔在了原地。谁也没想到苏家精心准备的征婚宴,竟然就这样无疾而终。苏家众人恨不得将陆离给生撕了!这其中,尤以苏文彬为最!苏百川夫妇,根本没有要搭理陆离这个准女婿的意思,转身便回了自己的住处。散场后。苏子衿和陆离并肩走在花园中,俏脸带着红晕,再也不复之前的苍白。从今天开始,陆离便是她的丈夫了!期间,苏子衿频频看了陆离几次,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终,苏子衿还是没忍住好奇,问道:“陆离,你给爷爷的那两张纸上,到底写了什么?”陆离笑道:“你真想知道?”“嗯。”苏子衿轻轻点头。陆离看了苏子衿一眼,这才缓缓朗诵道:“郁郁春风度玉门,偷趁云雨种孽根。”说完,不等苏子衿反应过来,便当先跑开了。苏子衿听到这句诗,先是一愣。等想到下一句诗,顿时羞得俏脸通红,想要给陆离一拳,却发现陆离早已经跑远了。郁郁春风度玉门,偷趁云雨种孽根。争教人前瞒得住,珠胎暗结已孕身。这混蛋,分明是在暗示自己怀了他的种!苏子衿没有去追陆离,只是望着陆离的背影,羞怒的同时,又有些窃喜,还夹杂着一丝欣慰。这木头……终于开窍了!两人逛了一个下午,直到傍晚时,陆离才送苏子衿回家。到了别墅门口,苏子衿不禁有些惴惴起来。她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陆离。她很明白,陆离今天的举动,意味着什么。整个苏家,包括她的父母,此刻恐怕都将陆离视为仇寇,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苏子衿尚未开口提醒,陆离却已经止步。“怎么了?”苏子衿转头疑惑问道。“我就不进去了。明天,我会正式登门来拜访岳父岳母的。”陆离笑着道。对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的秉性,陆离可谓是了解甚深。他不想让苏子衿为难。苏子衿想了想,点头同意,也觉得先做一做父母的思想工作,再让他们见面比较好。“那你先回去吧。”“等你进了别墅,我再走。”苏子衿执拗不过,只得点头朝别墅走去。陆离注视着苏子衿的背影,直到苏子衿进了别墅,这才扫了眼别墅后方,那如同一只狰狞巨兽般的苏家大宅,再也不复之前的嬉笑,目光中透着杀伐。苏家大宅。主厅中,气氛沉闷得吓人。“爷爷,那陆离现在就是个穷鬼,他根本拿不出十个亿来!”“你为什么要让他当苏子衿的丈夫?”“现在没了彩礼,我们拿什么去堵资金缺口?”“再不填补上亏空,我爸不仅董事长的位置不保,还有牢狱之灾!你真忍心看着你儿子去坐牢?”苏文彬大声抱怨道,脸上满是不甘。苏和正却仿佛没听到一般,只是闭目转着手中的紫檀佛珠。苏东海也是一言不发,只是阴沉脸抽烟。他也猜不透老爷子的心思。几分钟后,苏和正睁开眼,呵斥道:“平时,你爸就是这么教育你的?每临大事有静气!你慌什么?!”“你们很好奇这纸上写了什么?”教训了苏文彬一句,苏和正见苏东海目光仍在纸巾上,这才放下佛珠,将那张餐巾纸平摊在了桌上。“自己看吧!”

果冻宝盒APP是什么呢?用果冻宝盒领券下单得优惠,果冻宝盒邀请码填写什么呀?果冻宝盒邀请码:988589
果冻宝盒APP上可以领淘宝优惠券,汽车加油折扣,优惠很好哟,福利很棒哟!果冻宝盒邀请码:988589
果冻宝盒是综合性导购优惠返佣创业平台,是和淘宝,天猫合作的第三方推广平台。下载免费,注册免费,使用免费,一键领券,即可转至淘宝下单。发货和售后全部还是在淘宝天猫。自用省钱、分享赚钱。
各大应用商店可下载,注册必须得有邀请码哟,果冻宝盒邀请码:988589

果冻宝盒APP怎么省钱?
方法1:直接在果冻宝盒APP里搜索需要的商品,领完券后自动跳转至淘宝购买。
方法2:淘宝里看到喜欢的商品,复制商品链接,打开果冻宝盒即可查看优惠券和奖励金,然后领券转至淘宝购买。
果冻宝盒还有京东、拼多多、唯品会等电商平台的优惠劵哟。
各大应用商店可下载,注册必须得有邀请码哟,果冻宝盒邀请码:988589

果冻宝盒APP怎么赚钱?
1、自己购物从果冻宝盒领券转至淘宝消费,你可获得一笔购物奖励金(没券也有奖励金)。
2、分享商品给他人,他人购物消费,你可获得一笔购物奖励金。
3、邀请好友下载注册果冻宝盒,他消费,你可以被动获得购物奖励金。
朋友们快快加入吧!果冻宝盒邀请码:988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