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他以为足够恨她,却没有想到看着……

小说推荐:医婿 | 他以为足够恨她,却没有想到看着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她早就已经在他心里烙下了印记。

沈倾耳爱傅承君,只有她自己知道。傅承君恨沈倾耳,全城人尽皆知。为了能够嫁给他,她亲手将父亲推进了鬼门关。十年深爱,换来的是他亲手将她打入地狱。三年婚姻,得到的是被他打落一地的自尊。父亲惨死,母亲失踪,弟弟痴傻,就连他们的孩子也被他亲手毁掉,当死神来临之际,她终于明白,他的爱从来都不不曾给过她分毫。看着她受尽折磨,遭受屈辱,在鬼门关徘徊,他的心竟然刺痛了。他以为足够恨她,却没有想到看着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她早就已经在他心里烙下了印记。

第1章高铁站附近的公园里,小地摊前。吴东正蹲在地上,他手里拿着一块所谓的琥珀细细观察。琥珀是扁平的,有花生米那么大,质地淡黄,里面封着一只黄豆大的虫子,黄金色,阳光下闪闪发光,特别好看。练摊的中年汉子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他笑呵呵的说:“小兄弟,一千块卖给你了,这可是真琥珀,市场上每克好几百哩!”吴东笑“呵呵”一笑:“老板,真琥珀几百能买到吗?你别忽悠我,这东西我最多出一百块,你愿意我就拿着。不愿意就拉倒。”吴东的果断,让摊主有些犹豫了,他眼珠子转了转,还准备说些什么。吴东却突然站起来,一副就要离开的样子。“一百就一百,亏本让给你。”摊主连忙说。这块琥珀,是他花了十块钱买的。现在一百块卖掉,赚了九倍!一看摊主这么痛快,吴东暗叫不妙,明白价格还能往下压。但事已至此,他只得掏出一百块,然后拿上那块“琥珀”,走向不远处的快餐店。快到饭点了,火车上的午餐难吃且贵,他选择在外面用餐,吴东今年二十岁,高中毕业就参加工作。此行,他要去省城见女朋友周美珠。方才买的那只琥珀,就是送给周美珠的礼物。周美珠是他的女朋友,大二在读。她是山村里出来的女大学生,家里重男轻女,不愿意供她读书,这两年她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吴东给的。近段时间,父母催促他婚事,说是想见周美珠一面。他没有办法,就决定省城和她商量一下。他找到座位后,简单点了碗牛肉面,不一会就吃完了。闲来无事,他便仔细观察那块琥珀。这时店门打开,一名绝色丽人走了进来。她穿着白色的职业套装,短发,红色皮鞋,简洁干练。这女人眼睛很亮,眉目如画,着淡妆,皮肤细腻白皙,绝对能满足吴东对于美女所有的想像。所谓的一想之美,也不过如此。

吴东正在把玩那只琥珀,看到有大美女出现,他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店里已然没有别的座位了,于是美女只能坐在他的对面,和他共用一张桌子。美女坐下时,还朝他微微一笑,轻轻点头。吴东慌忙也点点头,并趁机近距离的欣赏了一番。虽说是近水楼台,可他不好看的太放肆,偷瞄几眼后,就赶紧的低下头,假装玩手机。美女的姿容让他心猿意马,不由心想:“好漂亮啊,要是能做她的男朋友,死也值了!”女人放好行礼,点了一杯果汁,便戴上防噪耳机,倚在沙发靠背上闭目养神。见她闭上眼,吴东立刻就放肆起来,眼光上下欣赏着面前的美女。高级香水的味道袭来,他不由吸了几口。他乍见极品美女,居然不能自持。于是看着看着,脑海中幻想连连,忽觉鼻孔一痒,一道鼻血流下,正好滴到琥珀上面。“草!”吴东吓了一跳,连忙拿出纸巾止血。他没注意到,那琥珀粘了血之后,血居然渗了进去,被里面的奇异小虫子吸收。没过几秒,那小虫子化作一道金光,冲进他的右眼。他闷哼一声,顾不得没擦净的鼻血,下意识的捂住眼睛这时,他右眼酸酸的有点痒。随后一股清凉的气息,从右眼传导至左眼,左眼也跟着酸痒起来。“怎么回事!”他大惊,用力揉着双眼。揉了几下,酸痒的感觉就消失了。他抬起头,眼中画面由模糊转为清晰,最后视线清晰的不像话!“咦?我的近视好了?”他愣住了,赶紧又揉揉眼。他高中就近视眼了,八九十度,看东西是模糊的。而此刻,他看到的影像清晰无比!甚至能看清楚几米之外,悬浮在空气中的微尘!“奇怪,怎么回事?”他喃喃自语,暗自惊疑。他连忙把鼻血擦干净,无意中看了那琥珀一眼,不禁“咦”了一声。“里面的虫子呢?”他瞪大了眼睛。原来,琥珀中的金色虫子不见了,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似乎那道光是从琥珀中发出的,难道虫子活了,飞进他的眼睛?“不会吧,难道这琥珀是真的?可就算是真的,里面的东西存在了上亿年,怎么可能还活着呢?”他嘀咕道。接着他又有些肉痛,琥珀是送给周美珠的,莫名变成这个样子,买琥珀的一百块算是打水漂了。想着,他下意识又看了一眼美女,美女还在闭目养神,完全没注意到他流鼻血的糗事,他不禁暗暗庆幸。

可没看多久,他的双眼闪过一丝淡淡的蓝光,视线透过女人看到了绝美的画面!“靠!”他低骂一声,连忙用纸巾捂住鼻子,又有血流出来。他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心脏也通通狂跳。“不会吧,我居然能透视?”他又扭过头去尝试,起初没什么特别,可看的久了,绝美画面再度出现!他呆呆的看着,女人也在这时睁开眼,四目相对,吴东吓了一跳,连忙就侧过头去。女人拿下耳机,微微一笑,她似乎习惯了被人如此关注,笑问:“有事吗?”她的目光微微一扫,对面的男生浓眉大眼,近一米八的个头,身体强健。就是衣着寒酸,一水的地摊货。吴东尴尬之极,吞吞吐吐的说:“啊……没什么,我想问你吃不吃樱桃,很好吃的。”紧张之下,他胡乱编了一个理由。这次去省城,他带了不少家乡产的蜜糖樱桃,比进口的车厘子还要好吃。

女人轻轻一笑:“好啊,谢谢你。”吴东一阵无语,心说还真吃啊!我就是随便说说的。没办法,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玻璃瓶子,里面装了二斤葡萄大小的樱桃,十分诱人。这种樱桃产量极少,是他亲手到园子里摘的,一百多一斤。他打开瓶盖,肉痛的把瓶子送过去,脸上却还要装作很大方的样子。女人微微一笑,捏了一颗尝了尝,不由美眸睁大,轻轻点头:“好吃!真甜呢。”吴东心说能不好吃嘛,一百多一斤呢!他干笑一声,说:“这是蜜糖樱桃,好吃你就多吃点。”“谢谢啦!”这女人直接把瓶子拿过去,津津有味的吃起来。他眼看着樱桃一颗颗的减少,不禁暗暗叫苦,二百多块又没了!第2章美女吃的开心,她向陈兵嫣然一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云汐。“”啊,我是吴东。”吴东连忙说,有些腼腆。“你要来坐车吗?”云汐问,美眸流转,认真打量他。吴东点头:“是啊,我去见女朋友,她在省城读书。““是吗?我就是省城人,到了那边我请你吃饭。”云汐笑着说,看得出,她不像是假客套。聊着天,吴东悄然试验着眼睛的穿透能力。他发现,当他全神贯注看一样东西时,很容易就触发视线穿透。这种视线穿透不分物体和人体,他甚至能够看透墙壁,看到外面的景象。不过,他视线穿透的距离有限制,穿透范围在十米左右,无法穿透更远处的东西。“云小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聊得熟了,吴东开始问一些具体的问题。“做古董生意。这次去外地就是为了收一件古董。”她说,“虽然不算昂贵,但比较有收藏价值。”说完她把缨桃放桌上,打开行礼箱,从里面取出一个长形的木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有一柄古剑,长约三十公分,锈迹斑斑。“看,就是这柄剑,战国时期的青铜剑,保存比较完好,品相不错。”吴东仔细观察,发现这剑身上有网格纹,还有篆刻,十分古朴。看了几眼,他就发现这剑体表面,有一层淡淡的肃杀争锋之气,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气息。他一愣,这是什么?云汐给他看了一眼,又将木盒放回行礼,说:“我们公司正准备办一次古剑展览,所以我着急收一些剑器。”吴东不懂古物,他好奇的问:“这样一柄古剑,值多少钱?”“六十万吧。”云汐说,“如果是名剑的话,那就贵的没边了。”吴东瞪大眼睛,这么一柄剑,居然值六十万?他一年辛苦打工,也就赚六七万啊,这剑抵得上他十年薪水了!“云小姐,你说这柄剑是战国时期的?”他问。“对啊。”云汐点头。吴东:“那古董鉴定是不是特别难?容易看走眼?”云汐轻轻一笑:“那当然,眼力不是一两天练出来的。我从小跟着爷爷学东西,耳濡目染了十几年,目前都不敢说精于此道。”吴东对古董很感兴趣,趁机向她请教了不少专业的知识。他突然想到刚才看到的肃杀之气,自己的透视眼,莫非也能鉴别古董吗?想到这,他说:”云汐,车站附近有好多卖古董的地摊,你要去看吗?“云汐眼睛一亮:“是吗?我最喜欢逛地摊了,麻烦你带我去走走。”吴东对附近很熟悉,他们没几步就来到公园里的小广场。这小广场上常年有一群人出售文玩字画。云汐兴致极高,这儿看看,那儿瞅瞅。吴东也走到边上一个摊位,只见老板在灰布上面放着一堆古钱币,这些钱币有的较干净,有的生满铜锈。他定睛看了几枚,感觉它们都很平常,没什么特别的。过了一会,云汐也走过来,她弯下腰,非常认真的在古钱币中挑挑捡捡,笑着说:“吴东,这些古钱币成色不错,你也可以看看。”吴东关心的是价值,他问:“古钱币也值钱吗?”云汐“嗯”了一声,说:“那要看什么古钱币了,价高的几百上千万,便宜的只有几十块。”吴东点点头,目光继续搜寻,然后就发现一枚银币,它堆在几十枚银币的下面。别的银币都看不出异样,只有它发出淡淡的灰光,有种末代腐朽的意味。他翻出这枚银币观察,见它的正面写着“壹圆”二字,上下均有长须龙浮雕;钱币的背面则写着“大清银币,宣统三年”几个繁体字。他反正的看了几眼,就问:“老板,这枚银币多少钱?”老板眼皮都没抬一下,就知道吴东是外行,他懒洋洋的说:“五百。”吴东赶紧问:“老板,还能便宜吗?”老板翻了翻白眼,重重的回答他:“不能!”吴东叹了口气,不情愿的掏出五百块递给对方。老板嘴角带着冷笑,他卖的银币多是高仿的,成本价几十块而已,五百块出手,卖一个赚一个!收了钱,老板面无表情的提醒了一句:“交易完成,不能反悔。”吴东“呵呵”一乐:“不反悔。”他把钱币收起来,看到云汐还在挑选,就说:“我们换个地方瞧瞧。”云汐说声好,起身离开。走过两个摊位,吴东拿出那枚钱币递给她,脸上写满了期待,问:“云汐,你看它值钱不?”云汐看到他的样子,微微一笑,说:“你一个初学者就不要想着捡漏了。”她接过了钱币,看了一眼道,说:“宣统银币,如果是真的话,那当然值钱……”不过,随着细致的观察,她的话戛然而止,慢慢就瞪大了眼睛,她在阳光下细细查看钱币正反两面,看了足有半分钟。最后,她深吸一口气,盯着吴东问:“你明明是行家,为什么扮虎吃老虎?”吴东连连摇头:“我算哪哪门子行家。就是觉得这枚银币很特别,对它有感觉。”云汐美眸感慨道:“如果你不是行家,那么你的运气就太逆天了!我初步判断这是真品,它的价值不少于两百万。”吴东吓了一跳,叫道:“两百万?”云汐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嗔道:“你叫什么!”吴东心脏通通乱跳,低声说:“两百万啊!我当然要叫了!”云汐把银币交给他,似乎还有些吃不准,就说:“先别高兴太早,这只是我个人判断。到了省城,我再让爷爷帮你看一眼。”吴东用力点头:“对对对,让你爷爷看看。”捡到大漏,吴东心潮澎湃。他还又去其他摊位看,然而再无收获。这件事,也令云汐对吴东刮目相看,她让吴东退了之前订的车票,然后重新购买了两张商务座车票。两人取了车票,过了安检,来到第一节车厢。商务座所在回车厢空间宽敞,整节只有四个座位。县城到省城的商务座,要八百多块,若不是云汐坚持,他才不舍得买。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过去了,其间云汐一直在研究银币,而吴东则偷偷的透观美女,大饱眼福。火车到站,二人互留了电话后,挥手告别。出来后,吴东时不时动用一下视线穿透。用得多了,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穿透极耗精神,看久了会头晕眼花。“看来这种能力不能随便使用。”他喃喃道,“而且这件事,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第3章他好歹也在社会上打拼了两年,有一些社会阅历,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下午四点半,他打了一辆车,直奔周美珠所在的学校。这两年,他只和周美珠见过三面,而且都不是在省城。他这次过来,事先并未通知周美珠,想给她一个惊喜。或者说,他想看看常态下的周美珠,因为他内心深处对于二人的关系,有所担忧。三次见面,他感觉周美珠越来越懂打扮了,穿的衣服也更漂亮。作为男朋友,他其实也挺开心。但更多的,他感觉两人之间,似乎渐渐的在疏远。“我现在有了视透的能力,美珠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吓一跳吧?”他心里想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出租车驶到校门口,正值放学,校门口人流涌动。吴东站在校门一侧巴望,希望能看到周美珠的身影。他还计划着怎么才能吓她一跳。“美珠突然看到我,不知会不会高兴?”他心道,隐隐又担心周美珠责怪他不打招呼就过来。过了几分钟,走出校门的学生越来越少,他有些着急了,于是掏出电话拨打。刚拿出手机,他就怔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校门口。只见一名打扮时尚的女生和一名男生,正手挽着手往门外走,那女生涂脂抹粉的,倒也有几分姿容。她本是笑着,听那男生说了句什么,突然就又羞又怒的捶他的胸口。“讨厌!你坏死了!”她打完男生,又咯咯的笑,样子很开心。吴东的面色阴沉下来,这个女生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女朋友,周美珠!这两人明显不是正常的男女同学关系,难道……他重新拿起手机,拨打对方电话。周美珠感到手机震动,就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承担手就按死了,继续和那名男生有说有笑。吴东的心,彻底沉了下去。自己两年的等待,两年辛苦,两年的呵护,换来的居然是背叛?他没再继续打,远远的跟上去。他要最后一次确认,周美珠和这男生是不是如他所料。此时他握紧了拳头,内心五味陈杂,仍不死心。她曾海誓山盟,曾说一毕业就嫁给他,还有那温柔的言语,莫非都是假的吗?周美珠和男生走进一家米线屋,这里生意不错,有几十对男女在这里用餐。进入米线屋,居然是周美珠付的钱,然后两人手挽手找了一个座位,面对面坐下。吴东也走进去,背对着周美珠坐下。他点了一碗米线,但毫无胃口。这男的,言行有些娘,他花言巧语,不时逗周美珠开心,后者每每发出笑声。“对了,那个傻比还和你联系吗?”男生突然问。听他这么问,吴东心里咯噔一声。周美珠发出一声冷哼,轻蔑地说:“别提他了,一个打工狗居然还想和我结婚!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说完她又轻轻一笑:“不过我们也要感谢他,要不是他的资助,我们的日子哪会这么滋润。”男生有些吃醋,哼了一声说:“那小子够可以的,每月都给你五千块,人家可是对你痴心一片呢。”吴东犹如五雷轰顶,妈卖批!他站起来,转身来到周美珠一侧,拉出一把椅子坐下来。周美珠感觉有人靠近,于是则脸一瞧,瞬间脸都白了,她吃吃的问:“吴东,你……你怎么来了!”吴东面无表情,他打量着对面男生,这人一米六五左右,面色苍白,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就这种弱鸡还想打篮球?他呵呵一笑,斜了周美珠一眼,一字一句的问:“周美珠,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周美珠脸色涨红,一时无言以对。她能说什么?吴东扫了她一眼,视透之下就发现,不知是不是每月五千块吃的太好,她的小肚腩非常明显,皮肤粗糙,脂肪全部堆积在腰上,真的是毫无美感可言!相比今天遇见的云汐,二者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此时此刻,当他认真的审视对方时,这女人实在不能引发他的兴趣,自己以前瞎了眼不成?居然和她交往了两年时间!真的是浪费青春啊!知道了吴东的身份,那男生一脸警惕的盯着他。吴东面无表情,他的目光一一扫过二人,道:“我只能说,你们真不要脸!竟然可以这样的无耻,卑鄙!”周美珠听吴东这么说,似乎比吴东还要生气,她突然侧脸怒视着他:“吴东,你少胡说八道!你要我解释什么?你一个高中毕业生,一个臭打工的,我周美珠怎么可能看上你?你少做美梦了!“何伟也一副嘲弄的样子,沉声道:“小子,你知道了也好。从现在开始,美珠和你一刀两断,你以后不要再骚扰她?”“我做美梦?我骚扰她?”吴东气极反笑,“你们大可放心,像这种贱到骨子里的女人,想想都恶心,本人毫无兴趣!”“至于你……”他看着何伟,“我就当你是收垃圾的,你想要她,我免费赠送。至于你们花我的钱,就当我提前烧给你们的纸钱。”“草,我弄死你!”何伟一听不是好话,突然跳起来,挥拳打向吴东。对方打向自己,吴东下意识的后退,凝神。他一凝神,就发现对方出拳的速度慢极了,就像慢动作回放。他只是微一侧身,对方的拳就打空了。同时,他一巴掌抽过去,正抽在对方脸上。“啪!”何伟被抽了一巴掌,摔倒在地,痛的大叫。吴东打完一巴掌,抽身就走。留下发呆的周美珠和大声叫骂的何伟。走出米线屋,他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不知道此刻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伤心吗?似乎也没觉得,他甚至隐隐有种解脱的感觉。回首往事,他未必就是真的喜欢周美珠,只是女人一旦主动,男人往往无法拒绝。脑子里一片纷乱,他点上一只烟,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不知不觉,天已黑了,不远处是一家街边烧烤。他坐下来点了一箱啤酒,几碟凉菜,一个人喝闷酒。他酒量不是太好,两瓶啤酒下肚,已带醉意。这时客人渐渐多了,旁边桌上来了六个大汉,他们喝酒吹牛,十分吵闹。他喝了酒,心情越发的坏。他是第一次来省城,此地没朋友,没亲人。此时此刻,他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都做不到!他苦笑一声,打开手机翻找,然后就找到了云汐的号码。云汐,那个今天才认识的省城美女,人漂亮,性格也好,可不可以找她聊聊?此时此刻,他内心憋屈,很想找人说说话,犹豫了一下,就借着酒劲拨打了云汐的手机号。

果冻宝盒APP是什么呢?用果冻宝盒领券下单得优惠,果冻宝盒邀请码填写什么呀?果冻宝盒邀请码:988589
果冻宝盒APP上可以领淘宝优惠券,汽车加油折扣,优惠很好哟,福利很棒哟!果冻宝盒邀请码:988589
果冻宝盒是综合性导购优惠返佣创业平台,是和淘宝,天猫合作的第三方推广平台。下载免费,注册免费,使用免费,一键领券,即可转至淘宝下单。发货和售后全部还是在淘宝天猫。自用省钱、分享赚钱。
各大应用商店可下载,注册必须得有邀请码哟,果冻宝盒邀请码:988589

果冻宝盒APP怎么省钱?
方法1:直接在果冻宝盒APP里搜索需要的商品,领完券后自动跳转至淘宝购买。
方法2:淘宝里看到喜欢的商品,复制商品链接,打开果冻宝盒即可查看优惠券和奖励金,然后领券转至淘宝购买。
果冻宝盒还有京东、拼多多、唯品会等电商平台的优惠劵哟。
各大应用商店可下载,注册必须得有邀请码哟,果冻宝盒邀请码:988589

果冻宝盒APP怎么赚钱?
1、自己购物从果冻宝盒领券转至淘宝消费,你可获得一笔购物奖励金(没券也有奖励金)。
2、分享商品给他人,他人购物消费,你可获得一笔购物奖励金。
3、邀请好友下载注册果冻宝盒,他消费,你可以被动获得购物奖励金。
朋友们快快加入吧!果冻宝盒邀请码:988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