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乌云密布,时不时会冒出一道闪电,伴随着一声声闷雷

天空中乌云密布,时不时会冒出一道闪电,伴随着一声声闷雷

天空中乌云密布,时不时会冒出一道闪电,伴随着一声声闷雷,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卧虎城中,沈翔仰头看着天空,喃喃说道:“不能再拖了,我要快点找到好的灵药,否则我难以有翻身的机会。”

沈翔今年十六岁,有着比同龄人要健壮高大的身躯,这身躯和那张带着稚气的俊俏脸蛋有着鲜明对比,但他那双与年龄不相称的深邃眸子,看起来闲得要比同龄人成熟一些。

沈翔此时要去采药,他虽然是沈家族长的孙子,但他却因为没有灵脉,不能成为一个厉害的武者,因此,他从小就非常勤奋的锻炼自己的身体,经常外出去进行各种秘密训练,甚至还和虎兽进行过身上搏斗,他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有过几次生死经历,心境和意志都远胜同龄人。

“这不是沈翔吗?就要下大雨了,你还要去锻炼?”一个老管家走过来说道,看见沈翔如此发奋,他不由得钦佩,但眼神中更多的是惋惜。

沈翔每天都勤学苦练,至今六年,但还是停留在凡武境三重,和他同龄的大多数沈家子弟都进入了凡武境四重,厉害的更是进入了五重。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没有灵脉的缘故,所以才不被家族重视,而如今他只是沈家中一个很普通的人。

虽然没有灵脉,但沈翔却从来不气馁,一直都在努力锻炼自己,至少努力的过程让他感觉自己很充实。

“老马,我是去采药。”沈翔跑到老管家身后,嘻笑着扯住他那光头上的一条鞭子。

“没用的,你没有灵脉,不管怎么努力都是无济于事!” 那老管家摇头叹道。

对于这样的话,沈翔听过无数遍了,但他却依然得坚持,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弃。

“翔儿,天气这样就别去了!”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来。

沈翔撇撇嘴,说道:“老爹,下雨天采药可是一个好时机,至少不用和别人抢得头破血流。”

中年男子名叫沈天虎,是沈翔的父亲,是个名动一方的强大武者,也是最有希望继承下任沈家族长的人,虽然他儿子没有灵脉,但他却一直鼓励沈翔,还时不时给一些珍贵的丹药他,只不过还是无济于事。

“拿着。”沈天虎无奈一笑,抛给沈翔一个小盒子。

沈翔接过盒子,看也不看里面的东西,他知道里面放的丹药,嘻笑道:“多谢老爹,这样我就不用去偷马老头养的那些鸡来补身子了。”

这让那马管家满脸苦涩,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盯上。

看着沈翔的背影消失,沈天虎只能叹气,他虽然在沈家有着很高的地位,但沈家的长老对丹药这些稀有珍贵的修炼资源却管理得非常严,他只能省出自己的一份来给沈翔,但那却起不到什么作用,因为丹药太少。

做父亲的,哪个不想望子成龙?只不过沈天虎也没有办法,他只能尽力而为,替沈翔争取丹药。

……

仙魔崖,这是个非常荒凉的地方,此刻悬崖上却攀爬着一个赤着上身的少年。

此时下着倾盆大雨,沈翔却在这个地方攀崖,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要知道这仙魔崖下面可是深不见底的,而且下面常年弥漫着一种带着死亡气息的黑气,所以很多人都不想靠近这个地方。

但沈翔却来这里采药,还攀爬在崖壁上,慢慢向下着,如果让别人知道,一定会笑话他是个不要命的疯子,谁都知道这种鸟不拉屎,死气浓重的地方是绝不会有什么好的灵药。

沈翔不但不傻,还很聪明,他知道这仙魔崖存在了许多年,特别是下面的那些死气,更是没人知道存在多少年。

在寻常人的认知里面,毫无生气的地方是没有灵药的,而沈翔却不这么认为,物极必反道理他是知道的,他十分肯定这崖壁上一定有一种传说中的珍贵灵药。

“地狱灵芝”这种灵药听起来很可怕,但却是一种有起死人肉白骨之效的灵药,一般生长在古战场,坟场这些死气重的地方,是一味奇药。

雨天能让一些黑气下沉,这样沈翔就能看清深一些的崖壁,他就去到较深的地方,这样他就能寻找到那“地狱灵芝”。

虽然他不需要地狱灵芝,但他得到这圣药之后,却绝对能换到许多珍贵的丹药,能让他摆脱窘境,拥有强大的实力。

雨点打在沈翔的身上,让他感到很不舒服,同时也让峭壁上的岩石变得更滑。这让他更加谨慎,小心翼翼的从峭壁上攀爬下去,否则一不小心他会摔下去。

没人知道仙魔崖下面有着什么,虽然下去过的人也有不少,但能上来的人却一个都没有,掉下去就意味着死!

两个时辰过去,大雨还在下着,沈翔凭借着他多年锻炼出来的强壮身体,下到好几十丈深的崖壁中。

沈翔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落脚处,这时候他仔细观察下面,突然,他看见了一些什么,这让他激动得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地狱灵芝!”沈翔兴奋的喊了一声,目光激动地凝视下方,在他脚下十来丈的地方有着一块如同白色大饼的东西紧贴着崖壁,他非常肯定这就是传说在地狱灵芝。

这里常年都被黑色死气覆盖着,而地狱灵芝的颜色和崖壁非常相似,很难发现。

沈翔兴奋不已,他让自己镇定下来,休息了片刻,才缓慢的向下攀爬着。

不用多久,沈翔就来到那一株地狱灵芝的旁边,他吞了吞口水,看着那如同脸盆般大的白色地狱灵芝,他现在还能感受到那地狱灵芝散发出的旺盛的生命之力。

沈翔只能用一只手去采摘这株地狱灵芝,他估计这是千年以上的地狱灵芝,拿去拍卖的话,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沈翔费了很大劲才把灵芝采下,放入那珍贵的储物袋里面,他咧嘴笑着:“哈哈,老子咸鱼翻身的时候到了!”

他只要把这地狱灵芝卖掉,就能购买许多品阶不错的丹药,到时候他就能突飞猛进!

雨渐渐小了,沈翔是个很知足的人,所以他没有继续搜寻着偌大的崖壁,而是选择攀爬上去,毕竟他体力有限,爬上去也是非常艰苦和危险的。

就在他爬了半个多时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崖壁正在微微的颤抖起来!

沈翔心中一惊,那颗激动而兴奋的心立即一沉,他有不好的预感。他看向上方,只见许多小石块从崖壁上掉落下来,跌入深不见底的深渊下面,而原本微微颤抖的崖壁也抖动得越来越剧烈。

“他娘的,好不容易得到地狱灵芝,老天你可别和我开玩笑呀!”突如其来的山摇地动,让沈翔不由得低骂起来。

他要保持镇定,让自己紧抓住凹凸不平的崖壁,否则他就会被震得掉下去。

不断加剧的震颤让沈翔渐渐绝望,这时候他看见上面不断掉落更大的石块,而他感觉到他双手抓着的岩石也产生了裂缝。

“老天爷,我刚得到地狱灵芝,你就让我下地狱,耍我的吧!”沈翔不由得破口大骂起来,也在这时,下面的黑气升腾起来,沈翔所抓的岩石突然裂开……

“啊——”沈翔的身体坠入了黑气弥漫的深渊之中,他那充满不甘的声音在下面回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翔睁开了眼睛,他竟然能看到光亮,这可是深渊底下,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在水中,而且他还能呼吸!

沈翔浮到水面,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水潭,而水潭却冒着白色圣洁的光霞。

让沈翔目瞪口呆的是,在水池不远处竟然盘坐着两名乱发披肩,容貌极美的女子。

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眼前这两个宛若天仙的女子竟然都没有穿衣服!两具完美无瑕的玉体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面前!

那两名赤.裸的女子就好像是用羊脂玉精心雕磨成的一样,没有丝毫杂色。她们腰肢都一样娇细,她们都美得让人窒息……这是沈翔见过最美的女人。

如此具有冲击力的香艳画面让沈翔整个人瞬间石化,面红耳赤,心跳和呼吸都仿佛停止了!

两名女子盘坐在地,她们看着对方,完全没有发现沈翔,这让沈翔有种被藐视的感觉,他竟然被两个大美人无视了。

一阵失神之后,沈翔才看见这这深渊底下满目疮痍,有着许多裂缝和凹坑,碎石满地,碎石中还有许多很碎的白色丝绸,看起来像是发生过战斗,他很猜测是那两名女子战斗造成的,也因此导致衣服碎烂。

沈翔虽然不知道这两名倾城绝色的女子为什么会在这深渊下面战斗,但他却看得这两女很强,而且强大得超出他的认知范畴,竟然能施展出地动山摇的力量来。

“真是红颜祸水,竟然把我给震下来了,幸好命大没有摔死!”沈翔心中低骂,不过他很好奇这两名神秘的女子。

沈翔直勾勾的看着眼前这两具毫无瑕疵的玉体,同时朝两女轻轻走了过去。

仙魔崖旁边的深渊被称之为地狱,而此时呆在这地狱下面的沈翔却如同在仙境一般,这里有着一潭散发圣洁白光的水,最重要的是水潭边还有两个没穿衣服的绝美女子。

那两名女子这时候才意识到不远处有一双火热的眼睛扫视着她们,这让她们羞怒不已。

两名绝美的女子并没有动,只是俏脸上布满滔天的杀意,那两双美眸都饱含怒意斜视着他,她们竟然连头都无法扭动。

“两位大姐,你们……你们不冷吗?为什么不穿衣服,我感觉很冷。”沈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胡乱地问了一句。

第2章 阴阳神脉

这时,那冷艳高贵,满面寒霜的女子冷冷喝道,“你再往前一步,我定然会让受尽蚀骨之痛,生不如死。”

这女子的声音虽然空灵清脆,但却毫无感情,让人有觉得有一种美中不足之意。这女子和她的声音一样,无论是神情还是气质,都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感觉,一双寒芒闪烁的美眸更是透着浓浓的戾气。

“小子,你若敢靠近,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另一个女子低吟道,这女子的声音如同银铃般娇媚,流盼间媚态横生,勾人夺魄,这是一个艳丽妖挠,媚到骨子里的绝世尤物。

眼前的香艳的参加,对于沈翔这个未经人事的雏鸟来说有很大的诱惑力,虽然他自认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他也不是那种奸诈小人,眼前两名女子无法动弹,他更不会趁人之危。

沈翔暗暗定下神来,礼貌地说道:“两位姑娘,这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在上面悬崖采药,然后我就被震下来了,我没有死已经算是命大了。”

说话间,沈翔拿出了两件大袍子,朝那冷艳女子走过去,他看得出来这两个女子都不能动,为了不让她们感到害羞,他只能先掩盖住她们的那裸露的身体。

被沈翔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的玉体,冷艳女子只能闭上眼眸,忍受着沈翔那火辣的眼神灼烧她的玉体!她浑身微微颤抖着,散发出一种透人骨髓的阴冷寒气杀气,让沈翔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沈翔浑身冒着冷汗,有些不舍地把一件大袍子盖在那冷艳女子的身体上,这让她微微哼了一声,而脸色也变得缓和许多,没有先前那般杀气腾腾。

沈翔又来到那妖媚女子的身边,只见那妖媚女子朝他微微一笑,媚态万千,这让沈翔老脸微微一红,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把那大袍子盖在她身上。

沈翔此举,让两个女子心中都暗暗感激着,她们心中也有些愧疚,她们之前还那番威胁人家,而且还把人家给震下来,如果不是沈翔命大,恐怕就摔死了。

两个女子都松了一口气,沈翔没有对她们做出龌龊的事情来,这番定力让她们赞赏不已,她们都很清楚此时的自己对男人的诱惑力是最强的。

“两位姑娘,你们是不是在这下面呆很久了?能告诉我怎么上去吗?我不能呆在这里一辈子,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沈翔有些沮丧地说道。

妖媚女子柔声浅笑道:“小弟弟,我看你没有灵脉,此生是无法踏入武道强者的境界!不过嘛……我可以赠你一条至阳神脉,传授你强大的神功,教你炼丹制药,让你成为一名强大的武者,但我有一个条件。”

妖媚女子朝沈翔抛了一个媚眼,那媚意浓浓的神态,让沈翔不由得心神一荡,这女子的话也让他微微吃惊。不过他却有些疑惑,他看得出这两个女子很强,只不过现在受伤而不能动弹,他能帮助她们什么?

冷艳女子眼眸一亮,她冷冷说道:“小子,我赠你一条至阴神脉!同时把我所修炼的魔功传授给你,我的魔功绝不比我师妹的神功差!我们绝不食言。”

沈翔浑身一震,上品灵脉就是天才了,而灵脉之上还有更稀有的玄脉,玄脉之上还有天脉,而天脉之上就是传说中的神脉!

拥有一条神脉的话,那可是非常逆天的!

“你们是不是从上面摔下来摔坏脑袋了?别拿我寻开心了,我可没功夫和你们在这里傻。”沈翔刚才虽然震惊了一下, 但他还是无法相信。

“如果你得到这些的话,要成为一个强大的武者一点都不难!不过你到时候可要帮助我们恢复实力。”妖媚女子娇滴滴地说道,声音让沈翔感到骨头一阵酥软。

冷艳女子说道:“我们是被一个仇家困在这里,身受重伤,无法动弹,修为尽失,而这下面会有强大的妖兽出没,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她们现在都不能动,她们伤得非常严重,体内的经脉、骨骼、丹田,五脏六腑都受到重创,可以说是完全废掉了,这都是她们刚才和仇家大战而造成的,也是在那时导致地动山摇把沈翔震下来。

而沈翔这个善良的少年出现,对她们来说无疑是一个翻身的机会,要知道这下面经常有妖兽出没,她们毫无反抗之力,最后只会成为妖兽的食物。

“你现在必须相信我们,否则你这辈子就别想上去。”那妖媚女子认真说道。

沈翔很难接受这两个女子可以随意赐予别人神脉,而且还身怀魔功和神功。但现在他只能选择相信。

沈翔苦叹了一声,说道:“小子名叫沈翔,两位姐姐芳名?但愿你们没有耍我玩。”

冷艳女子冷冷说道:“白幽幽。”

娇媚女子浅笑道:“苏媚瑶。”

沈翔微笑道:“真是人如其名呀!那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苏媚瑶说道:“我们会和你结下一个血契,保证我们双方都互不背叛,因为我们要共处一段很长的时间!把神脉转移到你身上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我和师姐都是双神脉,给你一条也没什么。”

双神脉!两人都是,沈翔嘴角抽搐着,这让他更加难以相信。不过他心中有些激动,因为这两个厉害女子要和他在一起很长的时间,这对于男人来说可是妙不可言的事情,而且她们在还要依靠他来恢复实力。

白幽幽冷冷说道:“我们都不了解对方,为了防止过河拆桥,结血契是必须的。”

苏媚瑶简单的把那血契的事情讲解了一下,然后订血契的步骤详细的说了一遍。

血契很简单,就是先用三人的血液浸泡一张兽皮,然后在上面画出血契纹路,在血契上面写下契约内容,最后三人滴血在血契上面,血契形成之后会形成一种灵魂与灵魂只见的联系,能让人清晰感觉到契约的内容。

沈翔完成了血契之后,对这种玄奥之术感到震惊不已,此时他已经相信这两个女子说的是真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激动,他知道以后将会和这两个美人儿共处一段很长的时间,而且他这条烂咸鱼不但能翻身,还很翻到天山去。

就这样,两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和沈翔搭成了协议。

“两位姐姐,你们不能动是因为体内的骨骼经脉受到重伤了吗?”沈翔问道,他刚刚采到地狱灵芝,这地狱灵芝有肉白骨之效,对于这种伤势帮助很大。

白幽幽点头道:“我们的仇家很强,但那贱人却因为血契的缘故,不能亲手把我们杀死,所以就把我们废掉,然后让我们坐在这里等死。”

沈翔的出,无疑是救了她们,所以她们也愿意把自己认为多余的神脉赠给沈翔。

沈翔心惊不已,这两个有双神脉的神秘女子,都如此强悍了,而她们的仇家更是强悍,能让她们落到如此田地。

“我在崖壁上采到了地狱灵芝,这对你们的伤势有帮助吗?”沈翔问道,他很快就能得到两条神脉,所以也不吝啬那地狱灵芝。

苏媚瑶脸上一喜,说道:“当然有用,这能然我们能很快可以动弹。”

沈翔咧嘴憨厚地笑着,拿出一大半“地狱灵芝”将之分成两份,喂入两女的口中,给美女喂食,也让沈翔颇为享受……

地狱灵芝虽然不能让两女完全恢复伤势,但让却能让她们修复体内碎裂的骨骼,能让她们可以走动,不过她们现在却毫无实力。

“两位姐姐,你们到底什么来头?仇敌还那么厉害,你们的仇敌又是谁?”这是沈翔一直都非常好奇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