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热血玄幻小说:惊天戮神诀

好看的热血玄幻小说:惊天戮神诀

天武帝国,八荒城,三大世家之一叶家的一座略显豪华的宅院内,一个面容苍白的少年,正躺在床上。

缓缓睁开眼睛,当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后,眼神中充满了震惊,一脸的不可置信。

“我,不是死了吗?”那个少年伸出手来,仔细看了一下,忽然跳下床来,来到一面青铜镜子前面。

只见那镜子里面,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眉清目秀,鼻若悬胆,跟自己的容貌不大相同。

忽然脑海中一大股信息传来,让他明白了这一切的一切。

这个少年名为叶扬,恰巧跟自己同名,是八荒城三大世家之一叶家的少主。

三天前被打晕弃入河中,被发现后,已经奄奄一息,而就当他刚刚死去的时候,原本已死去的自己,不知道受了什么力量的牵引,居然借尸还魂了。

看着镜中苍白的脸孔,瘦削的身影,做了几个表情后,叶扬终于接受了这个狗血的事实,自己竟然穿越了。

不管怎么说活着就好,只有死过一次的人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珍贵。

闭目感觉了一下,发现这具身体非常的虚弱,但是没有影响叶扬愉悦的心情,既然活过来了,就要好好珍惜一切。

轻轻推开房门,一股清新的空气迎面而来,叶扬缓缓走出房间,第一次感受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亭宇楼阁,楼台小榭,小桥流水,放眼望去,满院的花草芬芳,树绿水清,端的是个风景优美的好地方。

“呵呵,运气还不错,穿越在有钱大户人家啊,咱也能享受一把富二代的感觉了”

叶扬沿着一条甬道向前走去,一路欣赏着景色,不知不觉间被一阵呼喝声吸引。

当叶扬寻声走去的时候,发现前方是一处方圆数里的练武场,场地上边防止了各种修炼器具,如今数十个少年正热火朝天的训练着。

少年中有男有女,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挥汗如雨的训练着。

有的抱着重达上百斤的石碾在做深蹲,有的背上放着巨石在做俯卧撑,训练中不时地传出呼喝之声,非常的有气势。

而那些女子,都手中拿着一些未开刃的武器对攻,寒光乱舞,看的让人眼花缭乱。

叶扬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由得心中一阵叫苦,根据这个身体的记忆,貌似叶扬不能习武,再这样的环境里,岂不是要吃大亏?

正当叶扬沉思间,在场地中训练的少年,忽然发现了叶扬的出现,很多人都露出一副鄙夷的神情。

“一个废物,居然也好意思看别人修炼,好像他能看懂似的”一个少年嘲讽道。(粉象生活APP是什么?它囊括了衣食住行吃喝玩乐购,覆盖了你生活的方方面面。 是一款可以提供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蘑菇街等电商平台优惠券的APP。它不会改变你的购物习惯 。 如果你身边有很多朋友能引流,做地推能力很强,还是可以挣到大钱的,这主要看个人的本事了,需要邀请码才能注册账号,官方邀请码:Y476XJ )

“人家当年可是被誉为叶家第一天才呢,三岁丹田觉醒,五岁就凝气三重天,你可不要乱说”一个人阴阳怪气的声音道。

“呸,五岁凝气三重天,如今都十五岁了,依旧是凝气三重天,堂堂叶家少主,居然是个这样的废物,让我们整个叶家跟着蒙羞,我要是他,就自己死了算了,省得出来还丢人现眼”那个少年恨恨地道。

那个少年所说的凝气三重天,是修为的基础境界–凝气期的一种称呼。

习武者修炼体魄,吸收天地灵气,凝聚在体内,形成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凝气期也是修武入门期,共有一到九重天,当九重天圆满后,突破壁障,修为和力量,都会得到一个质变,成就为一名武者。

在场的少年们,修为都已经达到六七重天的境界,比叶扬高出了太多,故而十分看不起他。

听到这些冷嘲热讽,叶扬心中暗骂,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

哥我刚来到这个世界,就要遭受白眼,那几个人的嘲讽,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尤其那些女子,也都看着的他,目光中充满了同情。

叶扬在前世也是二十五六岁的人了,经历过太多的坎坷,并没有把这些小屁孩的话放心上,见人家都不待见自己,转身就要离开练武场。

忽然一个身影,拦住了叶扬。

“叶扬,听说你差点淹死,居然又活过来了,还真是命大啊”一个身材健硕的少年,忽然走了过来,拦住了叶扬的脚步。

通过叶扬的记忆,知道这个家伙叫叶重,如今修为达到了凝气六重天的境界,平时就经常欺负他。

叶扬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见他拦住去路,就要绕开他。

忽然叶重一伸手,将他拦住,冷笑道“怎么活过来反而变成哑巴了?还是说你变成聋子了?”

叶扬心中一阵暗怒,这个小子怎么这么操*蛋,老子招你惹你了,非要跟哥过不去。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叶扬冷哼一声“难道你没听说过好狗不挡路?”

叶重听了叶扬的话,顿时一怒“叶扬,我告诉你,就算你是族长的儿子,也是废物一个,说话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这边的冲突顿时引起了所有少男少女的注意,纷纷停止修炼向他们看来。

叶扬前世是一个军人,枪林弹雨都过来了,岂会被这个小屁孩震住,直接给他一个后脑勺,对外走去。

“混蛋,你找死”

叶重被人无视,顿时大怒,一拳对着叶扬的背心轰去。

这一拳招大力沉,居然带着呼呼风响,让叶扬吃了一惊,运起格斗技能,一个闪身避过。

但是这具身体极为衰弱,跟前世根本没法比,虽然避开了拳头,依旧被拳风撞的一个趔趄。

叶扬不禁大吃一惊,这个世界的力量好强大,这一拳已经超出了叶扬的理解。

见叶扬居然避过了自己的一击,叶重更是愤怒,第二拳头接踵而至,丝毫不给叶扬闪避的机会。

如果是换了前世,就他这点粗浅的拳脚功夫,连自己衣服边都沾不上,可惜如今这副身体,真的太弱了,根本来不及躲避。

眼见第二拳砸来,叶扬双臂重叠硬架着一击。

“砰”

一声闷响。

叶扬顿时觉得一股巨力袭来,双臂一震,宛如折断一般剧痛,胸口如同被大石击中“

“噗”

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叶扬如同滚地葫芦一般,直到滚出了五六丈远,才停下/身形。

浑身骨骼像是散架了一般,看着远处一脸嘲讽的叶重,又看了一眼远处的少年们脸上的淡漠,和少女们目光中的同情。

叶扬双眼一眯,一股无形的杀气向叶重笼罩,不过叶扬最后还是放弃了这种念头。

叶重被叶扬冰冷的眼神一望,顿时如坠冰窖,仿佛被洪荒猛兽盯上了一般,心头一阵悸动,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

“叶重是吧,你这一拳我记住了”叶扬对着叶重点点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缓缓向远处走去。

众人看到叶扬的背影,虽然依旧是那么瘦弱,但是在他们心中感觉,那个背影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同了。

叶扬回到房间后,心情非常的沉重,这个身体的现状,非常的不乐观,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正寻思间,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身材魁梧,面容刚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原本严肃的面容见到叶扬,变得温和起来。

“扬儿,你没事了?”

叶扬心头一暖,同时脑海中出现了关于眼前这个男人的画面,这个男人就是叶扬的父亲–叶凌天。

叶扬自幼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印象中总有父亲,而这个面容古板的父亲,对于他却非常的溺爱,为了他耗费了无数心思,依旧改变不了他的困境。

“孩儿已经没事了,父亲不必挂怀”叶扬笑道。

看着叶扬的笑容,叶凌天一愣道“扬儿,好像你有近十年没笑过了,你没事吧”

原来叶扬自从五岁开始修为停滞不前后,逐渐落后于别人,内心就开始自闭起来,今天叶扬的反常,引起了叶凌天的惊异。

叶扬摇摇头道“孩儿经过这次事情,捡回一条命后,突然明悟了许多,父亲您不要担心了”

叶凌天点了点头,忽然脸色一肃,眼神中充满了杀意道“孩子,告诉我到底是谁在害你?”

叶扬想了一下,摇头道“这件事情父亲您还是不要追查了,孩儿不想说”

“为什么,我派人查过,你出事的那天,是大长老府上的一个家丁引你出去的,后来那个家丁也不见了,事后你就出事了,不要怕,你知道些什么都说出来,爹给你做主”叶凌天一脸认真的道。

叶扬还是摇摇头道“孩儿头有些痛,什么也想不起来,父亲您还是不要逼迫我了”

叶凌天见叶扬死活不肯说,叹了一口气道“孩子,如今你虽然已经长大了,但是你依旧是我儿子,不过是谁要伤害你,我就算是豁出去这条命,也会保护你的”

叶扬心头一暖,上一世他是个孤儿,这一世居然有了一个关心自己的父亲。

有人害死了自己,那么这个仇一定要亲手报才行,要不怎么对得起这具身体。

当叶凌天离开后,叶扬刚刚把房门关上,忽然脑袋“轰”的一声巨响,神识出现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之中。

叶扬心中大骇,当抬头一看,顿时惊骇欲绝“这是怎么回事?”

002戮神诀

当叶扬置身出现在那片海洋中的时候,天空中一把擎天巨剑,彻底将他震傻了。

那把巨剑高达十几万丈,直破云霄,悬浮在海洋之上,而最让叶扬的震惊的是,他的剑尖部分是断掉的。

叶扬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混身一阵颤栗,以为他认出的这把断剑,正是自己临死前抱着的那把断剑。

叶扬在前世的时候,是一位极为优秀的军官,曾经连续三届大比武中夺得冠军头衔,格斗技能从未遇到过对手。

而这次接到一份秘密指令,让他前往珠峰去押送一把新出土的神秘断剑,但是在押送过程中,发生了雪崩,之后叶扬抱着断剑被埋在雪下,等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这个世界。

而此时断剑的出现,让叶扬脑海中浮现了无数的谜团,这把剑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跟着自己过来?

直冲云霄的巨剑忽然通体一震,一团透明的光体,飘向叶扬,在叶扬的胸前停住。

叶扬有些不明所以,想了一想,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向那个光团。

当手指触碰到光团的那一刻,叶扬顿时感到脑袋如同要裂开了一般,一股庞大的信息冲入叶扬的脑海中。

“啊”

饶是以叶扬的毅力,也不禁抱头痛呼,疼痛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叶扬脑海中又多了一些东西。

通过仔细研读,叶扬得知进入脑海中的东西原来是一篇功法,名为《戮神诀》。

这个世界跟叶扬的前世完全不一样,此乃一个修行的世界,人人习武,吸收天地元气为己用,在体内形成一种能量,名为—真气。不知道经过多少万年的沉淀,这个世界有着极为精确的修行等级:武者、武士、武师、武将、武王、武皇…………。

吸收天地能量为己用的方法,被称之为–功法,利用体内真气为动力,发挥出强大攻击能力的技法被称为—战技。不论功法还是战技,都被分为天、地、玄、黄四个阶别,每个阶别又分下级、中级、上级三个等级。

大陆上所有的功法修炼到一定程度,体内真气蓄满之时,运行真气冲破桎梏,就可以升级,升级后体内的真气容量,就会大幅度提升。

叶扬不知道《戮神诀》算是什么级别的功法,上边也没有介绍,只是记录了功法的名字和运行方法。

但是和叶扬修炼的家族功法不同的是,《戮神诀》达到武者之后,是需要靠杀戮来晋级的。

日常的修炼跟其他功法没有区别,只有当真气蓄满的时候,就算再刻苦修炼,吸收再多的真气,也无法晋级。只能依靠杀死跟自己同等级以上的对手,吸收灵魂之引,才能进阶。

读完这篇功法后,叶扬顿时欣喜若狂,他知道自己的春天来了,这《戮神诀》修炼起来没有瓶颈一说,也就是说不管什么原因造成自己的修为停滞不前,在它的面前,一切都不是事。

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压抑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今天被叶重一番羞辱过后,自己彻底意识到了力量的重要性。

没有力量,即使自己是族长的儿子,依旧要被人踩到脚下,这就是这个以武为尊世界的残酷。

而叶家早有规矩,小辈间的较量,大人是不可以插手的,所以叶扬就算被欺负,叶凌天也没办法介入。

等自己的心情彻底平复后,叶扬盘坐在床上,双手按照《戮神诀》上教的方法,双手缓缓结印。

随着那个印法的形成,周边天地间的能量发出了一阵奇异的波动,他的身体就像一个磁石一般,吸收着天地的灵气。

当天地灵气进入身体后,沿着自己的经脉,如同海纳百川一般,纷纷流向自己的丹田。

叶扬的丹田内,如今已经有了一个真气形成的气团,随着《戮神诀》的运转,气团逐渐变大。

就像坛子一样,当里面的真气过多时,那个坛子忽然咔嚓一声,碎裂了。

随着那个气团的碎裂,丹田内的真气狂涌而出,沿着叶扬的经脉飞奔,犹如海水倒灌。

随着丹田内的气团倒灌,叶扬的经脉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拓宽,随着经脉的拓宽,叶扬的身体在不停地得到强化,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地呼吸。

足足过了一刻钟后,所有的真气又回到了丹田内,而这个真气团,比之前整整大了数倍。

叶扬缓缓睁开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力量,眼神中全是兴奋之色。

“呼”

一拳挥出,前方五尺外桌子上的书页被震掀起。

“这个世界的力量果然强大,刚刚突破了凝气四重天,就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简直不敢想象”

“呼呼呼”

叶扬连续几个动作,将前世的一些格斗技巧练习一遍,发觉不光力量变强大了,就连速度也快了许多,不仅心中狂喜。

当叶扬推开房门的时候,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整整一天,没想到看似几个呼吸间的突破,居然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真是让人咋舌。

“咕噜”

忽然叶扬肚子一阵咕噜乱叫,此刻已经接近午时正是吃午饭的时候,叶扬缓缓向饭堂走去。

叶家是八荒城三大世家之一,与南城的赵家,西城古家并列。家族上下共有三千多口人,在东城经营一个繁华的冒险者坊市,涉猎广泛,数百家店铺生意都十分红火,养活这么庞大的人口,依然豪不吃力。

经过了一上午修炼的少男少女们,现在都已经饥肠辘辘,正在这里吃着聊着,偌大的一个饭堂,犹如一个菜市场一般。

可是当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身影,出现在这里的时候,饭堂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得寂静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叶扬的身上,大多数人的目光中都掺杂着不屑,只有寥寥几个女子,才带着同情看着他。

叶扬心中直叹,哥只想低调的生活,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愿望就这么难实现呢?

心中想着,脚下不停,对着饭堂前边,一排食物架子走去,上边堆放了各种食物,叶家伙食还是非常不错的。

就在叶扬拿着餐盘取食物的时候,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歘来。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一个废物就应该等我们吃完了以后再来,真不知道为什么某些人脸皮这么厚”

“是啊,昨天刚被打的吐血,今天还不长记性,不会是连脑子都被打坏了吧”

“这倒是有可能,前些日子差点淹死,昨天又被打一拳,估计是傻了吧”

一群人肆无忌惮的嘲笑着,叶扬拎着餐盘的手微微一抖,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攥了起来,不过叶扬随即又松了开来,心中暗嘲,跟一群小屁孩计较个什么劲,倒是显得我幼稚了。

假装没有听到那几人的嘲讽,寻了一张没有人的桌子坐了下来,若无旁人地吃了起来。

这时那些嘲笑叶扬的少年们,纷纷诧异起来,这个小子要是以前的性格,早就被气跑了,今天怎么一改以往的懦弱?这么淡定的吃起来。

忽然人群中一个看起来面容俊逸的少年,对着叶重使了一个眼色,叶重顿时点了点头,向叶扬走来。

叶扬虽然吃着饭,但是却早就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修习了戮神诀后,叶扬发现自己的多了一项能力,就是用神识可以观察周围情况。

如今的叶扬可以清楚的感知方圆十丈内的一切,那个俊逸少年的动作,并没有逃过叶扬的感知,不由得冷哼一声,既然你们想玩,哥就好好陪你玩。

叶重大咧咧地走到叶扬身前,双手抱胸,冷笑道“你是猪吗?只有猪才只记吃不记打,昨天的教训还不够?还想再来一次?”

叶扬伸手取出一条手帕,轻轻的擦了擦嘴,斜着眼睛看着叶重冷笑一声道“你知不知道你很讨厌,难道非要我打断你的狗腿吗?”

“找死”

叶重一声怒吼,一拳对着叶扬太阳穴砸来,居然对叶扬下死手,一瞬间不少女子发出了一声惊呼。

要知道太阳穴可是人身要穴,如果被击中很有可能立毙当场,叶扬眼神一冷,杀气顿时溢出,这个家伙居然想置自己于死地。

“啪”

就在众人惊呼之际,叶扬一只大手牢牢地抓住叶重的拳头,同时另外一个拳头重重地砸在叶重的鼻梁上。

“咔嚓”

一声让人牙酸的骨裂声传来,叶重的身体顿时被叶扬一拳砸起,直接撞飞了好几张桌子,一身地菜汁,十分狼狈。

看着叶重被击飞,叶扬心中暗暗兴奋,《戮神诀》太强大了,自己刚刚突破了到凝气四重天,就在力量上已经不弱于叶重了。

这时全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修为达到了凝气六重天的叶重,居然被称为废物的叶扬一招击败。

叶重被击飞后,一时间有些发蒙,不过当醒悟过来的时候,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顿时一阵狂怒,顾不上脸上的血水,满脸狰狞的对着叶扬冲来。

“小杂种,今天我……”

“啪”

叶扬的手划过优美的弧线,狠狠地甩在他的脸上,强大的力量顿时将他抽了一个趔趄。

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叶扬一把拉住他的头发,将他的头颅迎向自己坚/挺的膝盖。

“噗”

一声闷响,经过这个重击后,整个饭堂都安静了,叶重软软地倒在地上。

“叶扬,你干什么?快住手”人群中一个人走了出来,对着叶扬喝道。

叶扬看了一眼这个人,长身玉立,样貌很不错,知道他是大长老的嫡系孙子名叫叶枫,凝气八重天,是家族里重点培养的对象。

刚才叶重出来挑衅自己之前,就是偷偷看了叶枫一眼,才继续挑衅自己的。

叶扬确定,昨天叶重出来挑衅,就是自来于叶枫的指使。

他没有说话,只是冷笑着看着叶枫。

叶枫被叶扬看的有些发毛,色厉内荏道“你不知道饭堂里是禁止动武的吗?你这样会受到长老们的惩罚,赶紧放了叶重”

“哦,饭堂禁止动武没错呀,你们谁看到我动武了?”叶扬有些不解的问道,手里的叶重还被晃动两下,就像拎着一条死狗一般。

“胡说,没动武你手里拎着叶重算什么,叶重好好的跟你聊天,你打了他,大家都看到了,你还敢狡辩”叶枫被叶扬的话气的脸色发白,大声骂道。

饭堂里的众人呼吸都有些凝重,今天叶扬一改往日的懦弱,充分展示了霸气的一面,尤其他的眼神,看的让人从骨子里发冷。

“呵呵,在叶家这么多年,看来你把叶家的家规都忘记了。那么我就告诉你吧,我没有动武,我这是擒拿叛逆”冷笑一声,慢条斯理的道。

“胡说八道,什么擒拿叛逆?你这个混蛋趁叶重不注意,偷袭了他,要不然以他凝气六重天的境界,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你太卑鄙了,你也不怕把你父亲的脸丢光?”叶枫一边鄙夷的道。

“呵呵,我卑鄙?我卑鄙到指使一个六重天的人,去欺负一个只有三重天的弱者?见过白痴的,没见过你这么白痴的。自己干的龌蹉事,却要推到别人身上,就凭你也算叶家子孙?呸,我都觉得丢人”叶扬一把将叶重扔在地上,一只脚踩在他的胸口,一口痰吐在他身上。

“你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侮辱人,你欺人太甚,今天若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我就不叫叶枫”说完,叶枫向着叶扬急冲过来。

“都给我住手”一声冷喝,震得众人耳膜生疼,叶枫顿时止住了身形,叶扬也悄悄的把一根筷子藏在了袖口之内。

过来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者,满脸怒容的看了一下众人。

“见过四长老”见到那个老者,叶家子弟全部躬身行礼。

四长老只是略微点了一下头,便指着地上已经昏迷的叶重道“你们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饭堂内禁止动武你们不知道吗?”

叶枫赶紧上前,对着四长老行礼道“启禀四长老,这一切都是叶扬惹的祸。叶重见叶扬来饭堂吃饭,见他身体瘦弱,过来给他添菜,嘘寒问暖,没想到他居然动手偷袭,叶重才会被他打的重伤”

四长老回头瞪着叶扬怒道“此事当真?”

面对四长老的怒容,叶扬依旧淡淡的道“你问问他们,我攻击他之前他说过什么话”

“叶重他说过什么了?”四长老的目光扫向众人,却见一个个的都躲躲闪闪,不敢吭声。

见众人不吭声,四长老干脆伸手一指叶枫“你来说,叶重说了什么”

叶枫也没办法,四长老都点名了,只能硬着头皮道“两人当时发生了激烈的口角,好像叶重气急之下骂了一句小杂种……”

“四张老,您也听到了,他的言词已经严重的侮辱了我的父母,更是侮辱了咱们叶家族长,我记得族规里有一条叫以下犯上吧。这样的叛逆,我修理他应该没错吧”叶扬摊了摊手,无奈的道。

“这个……”四长老显然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按照族规,以下犯上者,是要被逐出家族的。

但是叶重是大长老一系比较看重的晚辈,这么处理也是不合适的,但是要不处理又说不过去。

犹豫了一下道“叶扬,你看这样吧,叶重也是口不择言,就让他领三十棍子,押到后山关三个月禁闭。你们身体里都留着相同的血脉,事情没必要搞的太严重是吧?”(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趣料每一天”,搜索本文标题的书名免费阅读!关注后可领红包哟~)

仿佛早就料到这样的处理结果,叶扬无所谓的点点头“全凭四长老吩咐就是,只是四长老帮我告诉那些嘴贱之人,下次要是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会直接让我父亲来处理的,到时候连后悔的机会都没了”

见叶扬松口,四长老也松了一口气,笑道“他们肯定不敢了,这个你放心吧”

“既然如此,叶扬先告辞了”说着话,朝四长老行了一礼,刚要转身离去,突然看见四长老靴子上的一条痕迹,脸色一变,冰冷的杀意瞬间充满了双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