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小说:戎马半生为君颜

古代言情小说:戎马半生为君颜

(“粉象生活”是个能赚钱有收益的APP,注册时需要邀请码才能注册,邀请码:T56TJG,教程:《赚钱APP:“粉象生活”攻略,必填免费升级VIP邀请码:T56TJG》 应用商店可下载。)

(小号托管挂机赚钱项目攻略:《单纯微信挂机自动收益项目,通过投票刷点击和阅读获取收益》

(“花生日记”是一款时下热门的领券返利网赚APP,注册需要邀请码不然无法注册,邀请码:69MTGZO )

(关注微信公众号“趣料每一天”,领取大额现金红包!)

第1章 重生

于噩梦中惊醒,前程过往给柳宸带来的苦痛如烙印般深刻,但不是因为爱情。

从刘稹温言劝她饮下那一杯鸩酒的时候,她就已经将所有的爱情都掐灭掩埋掉了,可是她仍然不能轻易忘怀那些久远的事情,不能接受,自己戎马半生挣命打下来的半壁江山,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落入刘稹和他的新皇后手中。

刘稹、刘稹,你绝对想不到吧,你亲手喂我的,名为“此生休”的毒酒,竟有服孟婆汤而不忘前尘的功效。

等着我啊、一定要等着我啊,我会回来复仇的,我会拿回所有本属于我的东西,然后让你看清,我,和你娇媚可人的新皇后,到底谁更可怕。

柳宸掀开帘子,轻唤了一声:“水。”

值夜的侍婢忙递给她一盏温热的清茶,并为她披上衣裳,整理乱发。

“公主,您又做噩梦了?”

投胎转世,她成为了北朝武帝最为年幼的女儿,赋雪公主。因为一出生便有知有识,无人教导便能认字说话,时人啧啧称奇,所以在朝中民间都颇有名望,但与之相对应的,公主从小便噩梦缠身,久治不愈,一年中也难有几日安眠,所以北朝武帝夫妻对她极为挂心,衣食用度和伺候的侍婢一定是最好的。

巧合的是,赋雪公主出生的那天,正是南朝景帝的皇后柳宸去世的那天。

总有宫人私下里讨论,赋雪公主是否就是南朝柳皇后的转世。

这话传到武帝的耳朵里,武帝一边亲手抱着赋雪公主拍哄入睡,一边对着发妻陈皇后感慨:“这孩子要真的是柳宸的转世,倒是我北朝之幸。”

南朝的长城倒了,自然是北朝的幸事,南朝那个比长城还要难对付的柳皇后死了,自然更是北朝的天大幸事。

人人都说,赋雪出生在武帝的心头大患柳宸死去的那天,自然天生就会得武帝的疼爱。

从噩梦中惊醒的赋雪公主一口将盏中茶水饮尽,看了看窗外远处宫殿的灯火,吩咐道:“更衣吧,反正睡不着了。”

距离赋雪公主出生,已经十六年了,距离刘稹携着他的新皇后告祭祖先,也已经十六年了。

十六年间,她拼命打听南朝的消息,传来的却是一个个的死讯,她的故友家人、同袍旧部,这些年来一个个的消失在帝国的版图上。(粉象生活APP是什么?它囊括了衣食住行吃喝玩乐购,覆盖了你生活的方方面面。 是一款可以提供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蘑菇街等电商平台优惠券的APP。它不会改变你的购物习惯 。 如果你身边有很多朋友能引流,做地推能力很强,还是可以挣到大钱的,这主要看个人的本事了,需要邀请码才能注册账号,官方邀请码:T56TJG )

而她曾经的对手,如今的父亲,在得知这些死讯之后,执政得越来越轻松,从一开始的励精图治宵衣旰食,到后来干脆颐养天年坐享儿孙绕膝之乐。

武帝曾在朝堂上拍着桌子大笑:“南朝人自毁长城,已经不足惧矣。”

那时年方九岁的赋雪正坐在他的桌子旁边玩弹珠,闻得此言,回头问武帝:“那父皇何不遣大军前往平之?”

武帝将赋雪抱上自己膝盖,信心满满的笑道:“我自会富强,它自会亡国,何须劳我大军?赋儿莫急,再等几年,等故去的柳皇后为南朝布下的百年之防散尽,父皇一定会把南朝收入彀中,作你的嫁妆。”

赋雪看了一眼堂下,那里有她今生的叔伯兄长,有她曾在沙场上见过的敌军将领,有她曾夜行偷渡意图刺杀的国相之才。

赋雪回身,俏皮的和武帝一击掌。

“那么说定了哦。父皇。”

可是,只用半壁江山做她的嫁妆,真的够吗?

若不是得柳宸,南朝一定没有二分天下的机会;若不是失柳宸,北朝也一定没有一统天下的信心。

可是柳宸会听你们的摆布吗?柳宸只会,亲手拿到这天下,然后站到最高位,看你们俯首称臣。

赋雪公主披衣走出殿门,北边天空有一颗星星,亮得孤独而又寂寞,身边没有其他星星能与她争辉。前世今生,那都是她的命星,名为北落师门。

前世出生,有方士进言,此女子命主北落师门,未来一定是国家的守军大将。那时她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世家女,方才出生几日,粉雪可爱,没有人相信方士的话,谁都以为她最好的结果也只不过会是嫁一个优秀的丈夫,成为一个优秀的当家主母,再生一群优秀的孩子,诰命加身,荣宠一生。

谁也想不到她日后会嫁给雄心勃勃的刘稹, 随后东征西讨,登极称后,雄霸一方,成就那样伟大的功业。

也没有谁想得到,她既没有埋骨在北方条件艰苦的草原和沙漠里,也没有埋骨在南边的滔天巨浪中,而是带着彻骨的心寒和疼痛,蜷缩着、屈辱的死在了她亲手为自己布置的椒房殿之中。

心脏再次隐隐作痛,赋雪公主想起自己今生第一次看星星,就是在找北落师门。

死过一次的人,命星已经不那么明亮了,可是仍然没有新的星,盖过它的风头。

“五皇妹所观,可是北方将星,北落师门?”

赋雪公主早就察觉到有人靠近, 可是懒得回头,直到背后传来女子娇甜的声音,才转身行礼:“赋雪参见三皇姐。”

三公主飞雪轻轻抬手,“皇妹免礼,听说南朝故去的柳皇后,命星就是北落师门。”

赋雪冷笑一声:“柳皇后已经是死人了,北落师门如今是我的命星。”

飞雪公主唰的一声便抽出了随身的宝剑,指向赋雪的咽喉。

“这就是你拒绝出降柔然部落,然后推选守寡的二皇姐去和亲的理由?你明知二皇姐和二姐夫恩爱情笃,发誓此生绝不再嫁!”

赋雪有些好笑,她又不是真正的十六岁,哪有兴趣跟小孩子谈什么家国利害,转身就要回殿。

飞雪公主一剑削下,赋雪听得风声,腰身一拧,回身一脚就将飞雪的宝剑踢飞,衣袂飞舞间,竟连碰都没有被飞雪碰到一下。

飞雪不死心,还想继续进攻,天早亮了,已经是上朝的时辰,早有武帝夫妇衣带未整的带着一大帮宫人侍婢匆忙赶来。

“住手,飞雪你在干什么?”

飞雪哇的一声就抓着陈皇后的裙边哭了起来,“父皇母后你们怎么只说我?就不问一问五皇妹她做了什么好事?”

第2章 污蔑

武帝脸黑如炭:“赋雪打小儿夜来多梦,睡不好出来逛逛是常有的事,可你怎么会突然这么早起床?自然是你来寻你五皇妹的晦气。”

飞雪抽抽噎噎,声甜如蜜:“父皇,就算飞雪素来顽劣,可是二皇姐又做错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拆开她和二姐夫,让她再嫁?”

陈皇后蹲下身来宽慰飞雪:“你二皇姐先前嫁的,不过是一名小小的骠骑将军而已,如今再嫁,却是柔然国母,你有什么替她不平的?”

飞雪恨恨的瞪了赋雪一眼,往陈皇后的怀里哭道:“她又不愿意去做什么国母!那个什么柔然国君,还是她的杀夫仇人!她根本不想嫁的!母后,为什么同是公主,同是父皇的血脉,我们就什么都不能自主,五皇妹却事事顺心?难道只有她是那什么劳什子将星转世,我们就是尘、是泥吗?”

赋雪公主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已经是灰白一片,再也没有什么星星了。

赋雪敛衽行了一礼,不等武帝夫妇出声,抢言发话:“父皇、母后,三皇姐所言,无非是觉得儿臣屡屡以将星为借口,骄肆不已,既然如此,儿臣愿带五千精兵前往阴山布防,有生之年决不让柔然大军入境一步,这样,自然也就无需派二皇姐前往和亲了。”

武帝皱眉:“赋雪你怎么也突然赌气起来,你二皇姐的出降日期便是今日,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怎么可能突然跟柔然化友为敌?你们都消停些,不要再说这些事了,待会儿好好送你们二皇姐罢——也许此生再也见不到了。”

赋雪称诺而退,飞雪抽噎着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陈皇后已经恨铁不成钢的拨开她,同武帝回宫重新梳洗去了。

偌大宫城,只有几个宫人侍婢在原地等待着飞雪公主。

忽然,赋雪回了次头,轻声说了一句什么,这声音太轻,连她身边的侍婢都没有听清,但北朝皇室,不论男女都有严格的习武要求,所以离得远的飞雪反而听得明白。

她说,“不出三年,我一定会把二皇姐接回来。”

柳宸也曾拿女儿去和亲过。

她十四岁嫁给刘稹,十六岁就诞下了一个女儿,十八岁将女儿送回娘家随刘稹北战南征,二十五岁刘稹称帝,她被册封为皇后。

那时候南朝已经打了整整七年的仗了,北面有北朝、姑墨、高句丽三大国家虎视眈眈,巴蜀腹地有川寇作乱,南方沿海的百越王朝意图自立,海面上又有海盗猖狂肆虐,可以说是国势极险、四面危机。

柳宸和刘稹盘算了许久,高句丽与南朝有大仇,绝无可能平息,北朝地广物博只在南朝之上,更不可能沟通,只有结交在三国之间占据了所有险要位置的姑墨国以拒高句丽和北朝,才能令北方局势暂稳,这样才能减轻军政压力,腾得出手来,去整治其他地方的流寇乱党。

那时候柳宸的女儿才九岁,零零散散在她身边跟她团聚的日子,连三年都未到。

柳宸为女儿精心挑选了长乐公主的封号,含泪备了嫁妆送女儿远嫁姑墨。

因为姑墨亦是古国,繁文缛节之重,比之中原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不趁幼年就送去姑墨王庭学习当地风俗习惯,恐怕长大后再嫁入姑墨宫廷会更加不容易被人认可。

送嫁的那天,柳宸握着长乐公主登上马车的脚踝,泣涕淋如雨。

那是她半生戎马里唯一一次痛快的哭泣。

她本打算,等南方安定下来,就找个机会去姑墨国看看,看看那群眼睛长到天上的姑墨王室到底有没有对她的女儿好,如果有,那么她就与姑墨国世代交好,年年大笔岁赐赏下,倾尽国库也在所不惜。

如果没有,她就带十万铁蹄直接踏碎姑墨王城,接女儿脱离苦海。

可是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多少次,她在北边巡视,距离姑墨王城只剩三天的路程,可是北朝一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她就要快马加鞭的赶去救火。

多少次,她思念女儿成疾,每一个曾路过姑墨的将军使臣,都要接受她没完没了的询问和絮叨,所谓一国之母的体面,毫不值得可惜。

如今,身死名溃,更不知女儿在姑墨国过得如何了。

偌大的“溯”字旗流水样的流出宫门,二公主溯雪的车驾已经远到不见了。

十里红妆,锣鼓喧天,是何等滔天的权势与荣华啊。可惜身处其中的人,未必想要这样的人生。

赋雪还记得她的二姐姐方才的哭泣:“愿生生世世勿生帝王家。”

眼神里一片空洞。

纵使是帝王,也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那么乱世中的那些平民百姓,那些拼了命也没有办法生存下去的人,又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呢?

怎么会愿意生生世世勿生帝王家呢?

若是她,恨不得生生世世为帝王。

她唯一的错,也就是把帝王的位置让给了自己的丈夫吧。

赋雪在宫城的城楼上看罢了溯雪二次出嫁的情景,立刻回自己殿中趁乱换了装扮,着了一身淡青色的男装走出宫门,她的贴身侍卫也换了平民装扮,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赋雪一边走一边抱怨着:“仲庭,你可以在暗中保护我的,不用这样老站在我身边,越发衬得我不像男人了。”

赵仲庭坚持:“公主的安全最重要,远一分,险一分。”

赋雪拗不过他,只好带着人高马大的侍卫队长继续招摇过市。

二人衣冠富贵,丰神俊朗,走在街上其实引人注目的很,但赋雪却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其实她根本不怕别人认出她是女子,甚至不怕别人认出她是五公主。(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趣料每一天”,搜索本文标题的书名免费阅读!关注后可领红包哟~)

权势就是用来压人的,前世今生,她最明白的就是这个道理了。

最终却选了城东一间看起来毫不雅致的小茶楼落脚。

这个茶楼的档次不高,但这里的不高,是相对于皇亲国戚和豪富之家来说的,对于普通的南来北往的客商,它已经是聊天吹水的最佳场所了。

如今天下被南北二分,能够沟通往来的,若非军队,便只有商人,所以想要知道姑墨国那边的消息,在这种客商云集的小茶楼里等待时机,是最稳妥的了。

赋雪挑了个二楼雅座,这个位置风向好,能轻易将整栋茶楼的谈话吹到耳边。

没成想这天茶楼里来了个说书的,好死不死,说的还是南朝柳皇后的事迹。.

(“粉象生活”是个能赚钱有收益的APP,注册时需要邀请码才能注册,邀请码:T56TJG,教程:《赚钱APP:“粉象生活”攻略,必填免费升级VIP邀请码:T56TJG》 应用商店可下载。)

(小号托管挂机赚钱项目攻略:《单纯微信挂机自动收益项目,通过投票刷点击和阅读获取收益》

(“花生日记”是一款时下热门的领券返利网赚APP,注册需要邀请码不然无法注册,邀请码:69MTGZO )

(关注微信公众号“趣料每一天”,领取大额现金红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