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玄幻小说:天怒武尊

热血玄幻小说:天怒武尊

不知过了多久,叶刑醒过来,入眼之处尽是漆黑一片,耳边还时不时传来鬼哭狼嚎般的阵阵阴风声。

“我没死?这是在……悬崖下面?”

昏迷前的画面在叶刑脑海中浮现出来,他心中疑惑,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除了身上有点擦伤以外,居然什么事都没有。

“三天,只要你能在这里挺过三天,便可脱胎换骨。”

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幽幽的声音,叶刑心中微惊,这才发现声音的主人正是青天。

“青天大哥,我应该做些什么?”

叶刑大声问道,他的视线所及之处全都是黑暗,对周边的情况完全是一概不知。

遗憾的是,青天的声音没有再传过来。

下一刻,叶刑顿觉后背脊梁处一股森森的寒意升起,竟是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耳边那本就阴森的鬼嚎声渐渐增强,就仿佛有着数只鬼魂逼近了他,在他的耳畔嘶叫呐喊着:“拿命来……”

嗤!

一声轻响,叶刑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一紧,居然有些呼吸不过来了,伴随而来的是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感和窒息感!

这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心脏被人用手紧紧抓住了!

只要轻轻用力,便可捏爆他的心脏!

“啊!”

紧接着,叶刑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此刻目不能视,耳不能闻,却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数十个人给猛力撕扯,撕咬!

百鬼缠身!食肉嗜血!

“撑住!我一定要撑下去!我绝不要再做废人,我要重铸丹田,重回武道之路!我不要死,我要活下去!啊!”

潮水般无穷无尽的剧痛感让叶刑几欲昏死,他却是凭着一股异于常人的意志力硬生生地挺住了!

就像是一个在水中差点溺死的人,始终吊着一口气,不管多么难受,依然保持着不死!

在这种非人的折磨下,叶刑苦苦支撑了两天多。

可他自己并不知道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因为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自己必须要坚持到底,一定要撑下去!

仿佛是感受到了叶刑顽强的意志力,冥冥中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做出了回应,前者眼前的场景一变,不再是漆黑一片。

而是转换成了一片尸山血海,入眼之处一片猩红之色,血流成河!

百万死去的鬼魂缠上了叶刑,一个个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嘶鸣和惨叫声,皆是喊着:“魔头叶刑,还我命来!”

这是要让叶刑偿命!

仅仅只是肉体上的折磨还不够,那股力量更是要让叶刑承受屠杀完百万生灵后的罪孽业障。

若是心志不坚,恐怕当场便会被这无形无影的业障给毁了心智,变成白痴!

“魔头又如何,我以本心行事,纵成世人遗弃的魔头也无所谓!宁可我负世人,不可世人负我!”

叶刑眼神冷然,一道震慑天地般的大喝声如强力音波般发出,那百万鬼魂居然被他的气势给惊住了!

只不过下一刻,那百万鬼魂再次缠上了叶刑,啃咬着他的肉身,甚至……灵魂!

叶刑咬着牙忍受,眸子中始终保持着一股冷意,根本看不见半分的畏惧和退缩之意。

时间流逝,在痛苦之中叶刑居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正在慢慢地恢复活力,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粉象生活APP是什么?它囊括了衣食住行吃喝玩乐购,覆盖了你生活的方方面面。 是一款可以提供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蘑菇街等电商平台优惠券的APP。它不会改变你的购物习惯 。 如果你身边有很多朋友能引流,做地推能力很强,还是可以挣到大钱的,这主要看个人的本事了,需要邀请码才能注册账号,官方邀请码:T56TJG )

明明是在承受着被摧毁的剧痛,却又同时体会着重生的滋味。

直至某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彻底地完成了重生。

然而,那百鬼啃噬的剧痛感却丝毫没有散去。下意识地,他便认为青天大哥的试炼还没有结束。

于是,他依然苦苦地咬牙坚持着,令人不解的是,接下来的每一份每一刻似乎都比之前难熬了数十倍不止!

“嗯?都过了三天,他居然还能坚持下去?看来,这小子的潜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

又过了一天多的时间,神经已经被折磨到了极点的叶刑终于撑不下去,眼前一黑,直接昏死了过去。

“四天半?呵呵,有点意思,这份天资和意志,即便是在中天神域都令人惊叹。”

黑暗中,那声音忽然顿了一下,变得飘渺动荡,言语间流露出了几分唏嘘感叹之意。

“不灭种子,你既已寻到真正的宿主,又何必再在我的体内纠缠不休?”

隐约间,似乎有一颗米粒大小的绿光升腾而起,缓缓地飘入昏迷的少年体内。

没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也没人知道这东西在将来会引发出怎样的祸端?

“我很期待,你究竟能否打破命运的掌控,走出自己的道路……”

……

当叶刑再次苏醒过来时,眼前不再是尸山血海,也不是一片黑暗,而是一面普通的山壁。

他正躺在一张简陋的石床之上,若是仔细聆听,耳边还能听到山壁上滴落的水声。

一道紫色身影蓦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正是青天。

“你醒了。”

青天眼中掠过一丝满意之色,道。

“我这是怎么了?”

叶刑下了石床,神情顿时一怔,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发生了一些显著的变化。

他微微握紧拳头,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忽然从体内涌出,只要有这股力量存在,他都觉得自己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猛虎。

“这……我的丹田!”

这还不止,他忽然惊喜地发现自己那已经破碎枯竭了两年之久的丹田,此刻居然变得完好无整。

而且,当他尝试着吸收天地灵气汇聚丹田之时,丹田内所能储存的灵气好像比以前多了一倍不止。

看似是只多了一倍,可这却代表着他的资质得到了大幅度增长。

保守估计下,他现在吸收灵气的速度起码会比以前快上三四倍!

“青天大哥,我……”

重铸丹田的喜悦之情,让叶刑有些激动地说不出话。

“你的肉身经我独门的药浴手段后已然脱胎换骨,从今以后,你的武道之路将无人可挡。”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没想到你居然能在我的百鬼炼心术下撑过四天,我原以为你能撑过三天便已经是难得了。”

青天的语气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之意。叶刑自然不会知道能撑三天与四天之间所带来的巨大差距,可他也不会去特意解释。

百鬼炼心术?

叶刑低声念了一下这几个字,脑海中浮现出了之前那百鬼噬身,近乎绝望般的可怕感觉,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那等可怕的经历,只是想想便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之前你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百鬼炼心术在你识海内制造出的幻觉。实际上,你一直都在浸泡药浴,重铸肉身。”

青天淡淡道。

“浸泡药浴?”

叶刑喃喃道,下一刻,他立即追问:“青天大哥,我日后还能否再浸泡一次药浴?”

这一次的药浴不但助他重铸了丹田,而且他还感觉到自己的肉身似乎还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好处!

这种可以直观增强实力的药浴,即便是再怎么痛苦,他也愿意多来几次!

“哦?”

青天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从后者的眸子里,他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其中一种想要迅速变强的强烈渴望。

不过,他还是无情地浇灭了叶刑的期盼:“浸泡药浴始终只是外力,难道你以为变强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吗?”

“修炼之始,是为脱凡境。我现在传你一门功法,名为《化龙劲》,配合你如今的肉身强度,足够让你在同境界内无敌!”

青天的眼神陡然变得深邃无比,他与叶刑四目相视,下一刻,后者居然从他的瞳孔内看到了数排密密麻麻的文字。

这是一门功法。

“蛮荒初开,九天当立。以身为本,聚元一体。战龙化神,逆天无敌。”

叶刑的意识仿佛被某种奇异的力量牵扯了过去,当他回过神之时,这门《化龙劲》的功法居然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子里。

“化龙劲,夺天地之精元,化一身之龙力,破世间之虚妄。上古时期,化龙当世。习此功法者,肉身可达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战力远超同等境界武者……”

叶刑暗暗心惊,总觉得这门《化龙劲》来历非比寻常,居然还涉及到了神秘的上古时期。

他正想询问青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他却发现前者早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叶刑抿了抿嘴,青天的良苦用心他能明白,后者明显是不想让他太过依赖自己,毕竟,真正的强者,从来都是只靠自己的。

“《化龙劲》!”

叶刑微微握紧了拳头,他的眼神充满了斗志与战意,这将是他的新起点。

……

三天后,山林中的一处乱石岗。

“喝!”

叶刑陡然一声大喝,一股强力的螺旋气劲随着他的右拳击出,打在一块巨石上!

砰!

一声闷响,巨石表面多出了一个两寸深的拳印!

“仅仅只是淬体期,一拳之力居然丝毫不逊色于炼气期的水平!”

叶刑的眸子陡然绽放出惊人的精芒,这三天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吸收天地灵气,洗髓淬体,那股疯狂的劲头像是要把这两年荒废的时间全部都给补回来一样。

按照这样修炼下去,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够恢复到以前的境界水平!

武者的第一个境界为脱凡境,一共有七重阶段,分别是淬体期、炼气期、化精期、通脉期、凝血期、筑灵期、灵体期。

如今的叶刑炼体正是以淬炼肉身为主,也正是俗称的淬体期!

而在两年前,叶刑的修为未废之前,十四岁的他便已经是脱凡第五重的凝血境,修为实力远超同龄少年。

当时的他可谓是天资横溢,风光无比,更是被誉为清源镇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两年过去,没想到他的修为不进反退,如今重新修炼,再次回到了起点。只不过这次的起点,他所具有的潜力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也是时候回叶家,让期盼我死的人失望一下了……”

叶刑目光看向清源镇叶家所在的方向,嘴角所带着的冷峭之笑看上去冰寒刺骨。

距他失踪已经过了十天左右,想必叶家之人都以为他死在外面了吧?尤其是那个暗中派人刺杀他的幕后黑手……

叶家有叶刑的爷爷,元窍境大成的强者叶老爷子叶孤鸿亲自坐镇,任何宵小都不敢在这里放肆。

两年前他丹田被毁的那个夜晚,也正是恰好挑在了叶孤鸿不在叶家的时候下手,而这一次暗杀,又是在他离开叶家时才出手的。

至少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回到叶家后,那个幕后黑手绝对不敢在明面上再对他下毒手。

乱石岗就在离清源镇不远的一座山丘之上,不到半天的时间,叶刑便回到清源镇,他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座装潢华丽的大宅邸。

这里,便是叶家。第2章 重返叶家

“站住!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大门口,两名神情漠然的守卫冷喝道。

“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叶刑眉头一挑,低喝道。

“嗯?你是……叶刑少爷?!你没有死?”

其中一名守卫顿时瞪大了双眼,显然叶刑的再次出现让他十分吃惊,毕竟后者已经失踪了将近十天的时间,整个叶家都以为后者已经是凶多吉少。

“怎么,我没死让你很失望吗?给我滚开。”

让这里两名守卫更加惊讶的是,今天的叶刑似乎一反常态,显得强势了许多?

虽然心中有些恼火,不过这两名守卫还是不敢拦着叶刑,毕竟后者就算再怎么“废物”,也是叶家的少爷,他们两个下人又岂敢骑在主人的头上?

“我呸!什么玩意儿,只是个废人而已,神气什么?”

“叶家的寄生虫!”

看着叶刑的身影越走越远,那两名守卫愤愤地骂了两句。

这时,走在前面的叶刑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旋即又走了起来,那两名守卫没有看到的是,前者此时的脸上带着一丝冷意。

“废人?寄生虫?就连这么两个下人都敢这么议论我,看来如今的我在叶家当真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被青天重铸肉身后的叶刑,不仅丹田发生了异变,就连他的五感也比以前灵敏了数倍不止,那两名守卫的话他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叶刑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叶家,有些人表现地不以为然,对叶刑这么个“废物”并没有什么兴趣,有些人则像那两名守卫一样暗暗遗憾,觉得叶家少了这么个寄生虫,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可叶刑毕竟是叶家家主的亲孙子,身为嫡系子孙的他,在叶家还是有点分量的。

回来后的叶刑,并没有第一时间返回自己的住处,而是被叶家如今的管事人叶泽正给叫到了叶家大堂。

“叶刑,你这几天到底去哪儿了?你一声不吭地消失,该让我们这些做叔伯的多着急,我们甚至以为你遭遇不测……”

叶泽正是一名相貌端正,留着两撇浓密胡子的中年人,他是叶家二爷的儿子,而所谓的叶家二爷便是叶家家主叶孤鸿的弟弟叶孤明,也是叶刑的二爷爷。

叶刑的爷爷叶孤鸿为了冲击元窍境圆满的境界,在半月前就已经闭关修炼了,在此之前,前者便将叶家的一切大小事件交给了叶泽正管理。

本来按照规矩的话,叶家如今的主事人怎么也应该是身为嫡长子的叶刑父亲叶泽天所担任。

可是,叶泽天为了替叶刑找到重铸丹田的法子,早在一年多以前便离开了叶家,从此音讯全无。

“族叔,我前几日不慎在山中迷路,几经辗转这才找到了回来的道路……”

叶刑对自己这位族叔谈不上有什么好感,而且青天的事情是他最大的秘密,他自然不可能说出来,就随便瞎编了个理由敷衍对方。

幸运的是,叶泽正也没有继续追问,很快就让叶刑离开了。叶刑没注意到的是,在他转身一瞬间,前者的眸子深处忽地掠过了一丝阴冷之色。

……

离开大堂后,叶刑一路径直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这是一个有些简朴的房间,里面除了简单的家具以外,并没有那些世家少爷们该有的豪华饰品。

南启大陆,强者为尊,这是永恒不变的铁则。

叶家也是如此,没有修武天赋的人,根本没有资格享受到优良的资源待遇。

两年前的叶刑天赋惊人,其待遇可谓是叶家年轻一代最豪华的,不仅住着名贵白玉装潢的厢房,每日更是能以妖兽血肉为食,增强气血和修为。

然而当他成为“废人”之后,这种待遇也离他而去了,这铁一般残酷的叶家规则,就连叶刑的爷爷叶孤鸿都无法改变。

“属于我的,我迟早会凭自己这一双手拿回来!”

叶刑目光坚定,在心中暗道。

不知何时,夜幕降临,叶刑独自一人在房间内修炼《化龙劲》,并没有感受到外面时间的流逝。

嗒嗒!

敲门的声音。

叶刑有些疑惑,这个时候能是谁来找他,要知道,自从他修为被废以后,整个叶家的人都把他当成一个笑柄,别说主动和他搭话了,不嘲讽他就不错了。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

打开门,叶刑看到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花甲老者,当看见前者之时,老者那对浑浊的眸子当场便湿润了几分。

“梁伯,原来是您。”

叶刑惊喜地道。

梁伯,这是跟随了他父亲十几年的一位老仆人,为人忠厚善良,一直对他们家忠心耿耿,在叶刑父亲离开叶家前,更是特地拜托这位梁伯照顾前者。

如果说现在整个叶家里还有人真正关心叶刑的话,除了他的爷爷叶孤鸿以外,也就剩这位梁伯了。

梁伯一脸愧疚,似乎是在自责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叶刑。后者用应付叶泽正的理由,劝说了老半天,才让这位善良的老人心里好受了许多。

“对了少爷,你还没吃饭吧,我这就去厨房拿些吃的。”

梁伯膝下无子,又是看着叶刑长大的,早已将后者看成是亲孙子。这两年来叶刑的生活起居,都是他一人照料的。

手脚麻利的梁伯将叶刑的房间收拾了一下,接着就赶往了厨房,叶刑拦也拦不住,更何况修炼了一天,他还真的是有些饿了。

半个时辰过去,梁伯回来了,他怀里揣着几个用油纸小心包好的肉包子,阵阵肉香让早已饥肠辘辘的叶刑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

“少爷,趁热吃吧。”

梁伯强笑道,让人奇怪的是,他将包子递给叶刑后,似乎不想让后者发现什么,居然将自己的手背了过去。

“梁伯,你的手怎么了?”

叶刑与梁伯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当然看出了梁伯的异样,他眉头微皱,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没什么,少爷你还是赶紧吃吧。”

梁伯为人忠厚老实,说起谎来破绽百出,怎能逃得过叶刑的双眼。

“给我看一下。”

叶刑也不顾梁伯的阻拦,将后者的手拉出来一看,脸色顿时变得阴沉无比,他蓦然低喝:“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

只见梁伯两只手的手背上布满了淤青和伤口,依稀可见,还有一些不明显的鞋印,这可能是前者不想让叶刑发现,才故意擦掉的。

但是,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和淤血之色却是擦不掉的。

“梁伯,快告诉我,到底是哪个畜生欺负了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叶刑的脸色变得狰狞无比,梁伯已经快七十岁了,又一向与人为善,绝不会主动招惹是非,这样的老好人,居然还有人会去欺凌他?

梁伯对他视如己出,他也从未把将前者当做奴仆,而是当做亲人一样。

可怕的怒气在叶刑的胸口处升腾而起,他这回是真的怒了,就连前几天他被人暗杀时都没有像现在这么愤怒过!

“少爷你别问了,你斗不过他们的,我这只是一点轻伤,擦擦药就好了。”

梁伯一脸哀求之色,可叶刑从他布满皱纹又在微微抽搐的眼角便可以看出他正在承受着不轻的疼痛,这让叶刑心中更怒了几分!

在叶刑的再三追问之下,梁伯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方才梁伯去厨房拿吃的时候,正好撞见了叶刑的几个族兄,那几个族兄刚好得知叶刑回来,也知道梁伯肯定是为了叶刑才来厨房。

那几人便联合厨房的一个厨子合伙戏弄梁伯,故意将梁伯刚拿的肉包扔在了地上,他们又趁梁伯去捡的时候,将脚踩在了梁伯的手上。

梁伯死死抱着肉包,一个劲地哀求他们,他们却依依不饶。还拿出了一桶喂猪的泔水,说只要梁伯将这桶泔水拿回去给叶刑吃,就放过他。

否则便见梁伯一次,就打他一次。

梁伯自然不肯,于是那几人便毒打了梁伯一顿,这才肯放过后者。而在这整个过程中,梁伯依然保护着那几个包子,因为这是要拿回去给叶刑吃的。

“这群王八蛋!”

叶刑越听越怒,一股冰冷的寒意从他身上发出,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不少。之后他察看梁伯的伤势,发现果然在衣服的遮蔽之下,还有很多看不见的伤口。

“叶庆,又是你……我修为被废时,你便是最高兴的那一个。现在,你还要跟我过不去?当真以为我是没脾气的吗?”

叶刑神情冰冷,心中充满了戾气。

叶庆,这是叶刑在叶家的一名族兄,在叶刑还是天才之时,便每日跟在后者的身后阿谀奉承,当时叶刑还当对方是好友,以诚相待。

可当叶刑一成为废人之后,叶庆立刻便露出了自己丑陋的嘴脸,叶刑不但没从他那里听到一句安慰的话,反而还受到了无止尽的嘲讽与鄙夷。而叶刑当时成为废人的消息,也是叶庆在清源镇大肆宣传的。

人情冷暖,不外如是。

甚至,在这两年时间里,叶庆已经不止一次带人羞辱叶刑了。这一次更是过分,居然还将无辜的梁伯也牵扯了进去。

叶刑取出父亲临走前留下的上好疗伤药,为梁伯细心治疗,在疗伤的过程中,他面无表情。可梁伯却觉得叶刑此刻给人的感觉十分地可怕,他心中疑惑,他总感觉叶刑在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许多。

……

“凝神聚力,化龙之劲!”

体内传来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响,叶刑眼中精芒爆射,周身爆发出一股无形气浪,散向四周,吹起了地上的尘土。

“淬体期巅峰!”

叶刑微握拳头,感觉自己身上满是浑厚的劲力,甚至能够与一只老牛较力,那股充实的力量感即便是在以前炼气期时都是没有体验过的。

四天不到的时间,他就修炼到了淬体期巅峰,虽是二度修炼,全无瓶颈可言。可这般可怕的修炼速度,依然是惊世骇俗。

按照这般速度,恐怕不到半年,他便能重回凝血期!要知道,叶家子弟都是从七八岁时才开始习武,要想修炼到凝血期,起码也要十年以上的时间。

而如今的叶刑,却有信心在半年内修炼到凝血期!这若是让那些叶家子弟听到了,指不定认为前者是脑子出问题了。

叶刑荒废了两年的时间,而别人却始终都在刻苦修炼着,所以他更需要加倍地修炼。(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趣料每一天”,搜索本文标题的书名免费阅读!关注后可领红包哟~)

现在叶家的年轻一辈修为大多在通脉期,其中更是不乏天资横溢之辈,早已突破炼体凝血期。

其中最闪耀的那一颗星,便是叶泽正之子,叶家二爷的嫡长孙叶锋。

叶锋自小便天赋出众,被叶家的众多长辈们寄予厚望。他虽比叶刑大上两岁,天赋却不见得比后者低上多少。

两年前,叶刑十四岁,凝血期。叶锋十六岁,同样也是凝血期的修为,二人看起来是并驾齐驱,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年纪小的叶刑天赋明显更高,稳稳地压制住了后者。

可自从叶刑被废之后,叶锋便毋庸置疑地成为了叶家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如今的修为更是达到了筑灵期巅峰,直追老一辈强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